戴亚戴亚戴

【快新/邂逅日24h 3:00am】偷星之人

吃糖🌸:

第一次参加企划,十分紧脏……


大家好我来表演一个凌晨三点的花式OOC


这里是第四棒吃糖,点梗来自 @赫璟轩 姑娘,主题是北极星


下一棒 @一条鱼 鱼太太请接好www下一棒的主题是Mutant and Proud(喂




------------------------------------------------------------------------












偷星之人




The man who stole the star




[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我想要踏上一颗颗星星


去亲吻太阳火热的嘴唇


 


                                            ——古米廖夫《你是向日葵,不该爱上月亮》


 


 


 


 


 


“说起来,原本已经沉寂半年的怪盗基德突然复出,还宣布目标是米花广场正中的那棵圣诞树顶的装饰宝石,怎么想都觉得有点奇怪啊。”


 


服部平次今天系了一条深红色的围巾,那是和叶给他织的,线头歪歪扭扭还错了几针,不过关西名侦探显然并不介意。十二月份的东京已经很冷,说话间他吐出白色的雾气。


 


身边的工藤新一低头按着手机。“我请目暮警官传了预告函的照片过来,”他简洁地说,随即两颗脑袋凑到屏幕前研究。


 


“看这里,”服部平次指了指预告函的某处,“他说的是‘Polaris’,对吧?”


 


“也就是说,他要偷的是北极星,那颗被商家用作宣传噱头的、名为Polaris的钻石。”关东人抬头望向面前巨大的圣诞树,那精致的五角星上镶嵌着数颗或大或小的珍贵宝石,排列成有序的形状。


 


服部平次点点头。“对了,工藤你看到今天的新闻了吗?又到了小熊座流星雨爆发的时间了,天文台给出的预测是12月25日晚上十点。好巧呢,正好是基德预告的时间。”


 


“本来和叶约我去看流星雨的,不过如果基德作案的话,我跑完现场再去和她道歉……”


 


“还是不要放女孩子的鸽子比较好。”工藤新一摆摆手示意自己一个人就能搞定,随后又盯着预告函沉思起来。






 


 


 


距离黑衣组织覆灭、工藤新一变为正常身体已经过去半年了。说来也怪,自从在最终决战中突然出现,帮红方扭转了局势以后,怪盗基德就宛如人间蒸发了一般,即使铃木老爷子找来各种各样的稀有宝石、包下报纸头条下挑战书,也再没有出现过。


 


工藤新一先是觉得少了一个麻烦的对手,时间一长却又为那个小偷担心起来。他不知道对方姓甚名谁,不知道那人具体年岁,更对他的过去与未来一无所知。唯有偶尔仍会感受到的、来自人群中某个清冽而独特的气息,某道专注而复杂的视线,牵起了侦探和怪盗之间微弱的联系。


 


人声喧闹。圣诞节当晚的米花广场比平日更加拥挤,手挽着手的情侣、圣诞打扮的小孩子、还有狂热的基德粉丝们组成了稠密的人流,却不得不止步于圣诞树前巨大的隔离带。


 


“什么嘛,这样根本都看不到顶端的星星了!”有人抱怨。


 


组成人墙的警察们正拿着对讲机,中气十足的声音三米外都听得见,“全员注意,发现靠近圣诞树的可疑人员立即上报,绝不能让基德得手!”


 


今天的中森警部也是干劲满满啊,工藤新一感慨。他四处张望了一下,随即往米花商场的方向走去。


 


商场中节日气氛浓厚,店家也摆出了大减价的牌子,到处都是购物排成的长队。工藤新一乘着自动扶梯从一楼一直上到三楼,然后拐过几个弯,最终在一扇门前停住脚步。


 


这是一间装修雅致的咖啡馆。招牌是手写的花体字,天花板漆成了银河的模样,昏黄的灯光柔柔笼罩着实木桌椅,瓷瓶中插着鲜花与冬青。别处都是人声鼎沸,这家店却空无一人,店门虚掩着,挂上了“今日歇业”的牌子。


 


距离十点还有二十分钟,工藤新一看了看表,露出志在必得的笑容。


 


“预告时间不是十点,而是九点四十分,对吧,”他推门进去,对面前倚窗而立的少年说道,“因为如今的北极星和北天极的角度差是40',预告函中的那个十字符号暗示的是地轴与天球相交所形成的交角,而不是时间。”


 


对方并没有回答,工藤新一继续说了下去,“我查过米花商场的平面图,它的设计十分特别,靠近广场一面的形状就像是一只勺子。而在三楼的尽头,也就是小熊星座的尾端,有一家名为Cynosure的咖啡馆——也就是,现在的北极星。”


 


“而且,这扇窗口可以直接看见东京的夜空,侧过头就是广场上那棵圣诞树。借用绳索的拉力,完全可以做到在警方反应过来之前夺走北极星。”


 


他一步一步走近,“那么,还有什么想说的吗,退休半年又回来发挥余热的怪盗基德?”


 


在彼此相隔仅有三步之遥时,另一个人终于有了动作。怪盗基德转过身来,压了压帽檐,嘴角勾起一个莫测的弧度。


 


“嘛,不愧是名侦探呢,我的谜题完全难不住你。不过,有一点,你从一开始就错了哟。”


 


“我对那颗宝石根本不感兴趣。不过是稍微大一点的钻石,哪里能和真正的北极星相提并论?”


 


不好,工藤新一心里警铃大作。


 


他却并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名侦探,想听故事吗?”


 


“从前有个小男孩,他对着流星许下愿望,想要夜空里最明亮的那颗星星。星星听到了他的请求,就改变了轨道,飞向地球。”


 


“可是流星和地球之间的距离实在是太远太远了,等到星星经历了不知多少次跃迁、跨越了许多个光年最终坠进大气层时,他发现男孩已经长成了少年。”


 


“星星有些失落,因为少年已经不相信愿望成真这件事了。然而很快,他发现对方遇到了危险。被不明组织灌下毒药的少年再次变成了男孩模样,并决心彻底铲除这伙罪犯。为了在暗中保护他,星星乔装了一个亦敌亦友的身份,悄悄跟在男孩身边,替他解决那些最棘手的问题。”


 


“……然后呢?”工藤新一听见自己的声线紧绷。


 


白衣怪盗耸了耸肩。“然后就像所有热血少年番的套路一样,男孩一路打怪升级,最后在星星的帮助下成功打倒了大BOSS,回到了梦寐以求的正常人生活。至于星星,既然当初男孩的心愿已经达成,他自然是要回去他该回去的地方咯。”


 


工藤新一皱起眉头。“喂!这算什么结局——”他大踏步走过去想要揪起对方衣领,却猝不及防被抓住了手腕。怪盗带着他转了个圈,侦探发现自己被按在了窗台上。


 


距离太近了。工藤新一感觉自己脸颊发热,黑羽快斗的声音里带着调笑,“这可是你自投罗网的啊,名侦探。”


 


他顺着对方视线往上看去,窗棂上缠绕着绿色的藤蔓。


 


“在这个星球的另一些大洲,人们会在圣诞期间用这种植物装饰他们的房屋。”黑羽快斗在工藤新一耳边低语,湿热的吐息很快让敏感的肌肤红了一片,“如果在悬挂的槲寄生下相遇,我可以向你要求一个吻,而你不能拒绝。”


 


“博学多闻的名侦探,不会不知道这个习俗的吧?”


 


并没有期待得到回应,黑羽快斗缓缓俯下身,直至双唇相贴。


 


比想象中的还要温柔的一个吻。卷发少年轻柔地描摹着他的唇线,如同捧着最为珍贵易碎的宝石。炙烫的体温从薄薄的衣料下透出,舌尖相遇,碰触,然后抵死纠缠。


 


工藤新一颤抖着睁开眼睛,却意外撞上另一道缱绻的目光。黑羽快斗低垂着眉眼,深蓝色的瞳仁里倒映出一个小小的工藤新一,还有他身后正不断划过天际的流星雨。


 


一颗,两颗,三颗。


 


“这么快就到时间了啊……”低不可闻的叹息融化在唇齿间,黑羽快斗退开几步望向夜空。


 


察觉到怪盗从出现开始就有些不对,工藤新一抓住面前白色的衣袖,“基德,你今晚,到底是想要来偷什么?”


 


对方伸手抵住了他的嘴唇。“叫我黑羽快斗,”他说,笑容闪闪发亮,璀璨胜过漫天星辰,“其实什么北极星,什么米花广场,都是幌子。今夜我什么都不想偷,工藤新一,我只是想要见你一面,仅此而已。”


 


 


 


 


 


“新一快看,是流星雨呢,在这个时候许愿的话,梦想就会成真哦~”工藤有希子牵着七岁儿子的手指向夜空。


 


男孩撇了撇嘴,“那是小孩子才会相信的童话啦,根本不准的。”


 


“哎呀,新一真是不可爱。”吐了吐舌头,有希子闭上眼睛双手合十,“希望以后会有一个白衣天使来到新一身边,给他带去好运。”


 


“世界上哪有天使啊。”工藤新一吐槽道,还是学着母亲的动作,“虽然不可能成真,不过是我的话,就要那颗最闪耀的星星吧。”


 


谈笑中的母子没有看见,在浩如烟海从夜空坠向另一端的流星群中,有一颗个头小小却异常明亮的星星悄然转了个弯,拖着长长的慧尾,独自穿过寂静而广袤的宇宙,直直地,为他而来。


 


END.






 






*工藤新一以为黑羽快斗是想要把那颗极北之星据为己有,殊不知他自己才是偷走星星的那个人。 



评论

热度(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