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亚戴亚戴

【Slow Start】[师生组] 偷袭(短篇)

流连:

匆忙赶出来师生组的小短篇www
荣依子生日快乐!!!








啊啊……不妙……




眼前这种情况,怎么想都很不妙……






***






落日余晖铺满整座操场,连天边也一同泼洒成透明的橘红色。




从窗外投射进来的丝缕霞光毫不吝啬地将靠在窗边小憩的清濑晕染上一层茜色光晕。




空无一人的教职室静得只听得见窗外学生们归家时的欢声笑语。




——却没有任何声音能够轻易将那人从梦境中唤醒。




单薄背脊伴随着平稳呼吸轻轻起伏,呼出的气息不时擦过刘海,荡起调皮的弧度。




「真是的……打发我出去买东西,自己倒是睡得安稳……」




嘴上虽这么抱怨,可那不自觉柔和的眉眼以及刻意放缓的轻柔语调无一不在昭示着自己对那个人的宠溺与纵容。




大概是真的累了。




已经不止一次从那张脸上捕捉到掩不住的疲惫的荣依子决定暂时放任对方小小的赖皮。




迈开轻盈的步伐,于几次呼吸间,悄然来至那人身旁。




露出这样一副毫无防备的表情,怎么想都是在等着被自己袭击吧?




熟悉清香伴随着俯身凑近的动作迎入鼻端,近到能够感受彼此呼吸的距离里,那张被进一步放大的精致面庞令她一时间移不开视线。




平日里总是散发出慵懒气息的清冷面容,放下防备后竟是如孩童般纯粹无邪。




不知何时起,指尖竟已擅自攀上她的面庞,沿着线条明晰的五官肆意游走,每一次的描绘勾勒都令人不禁感叹起造物主的不公。




浅色薄唇伴随着呼吸微微张合,仿佛在引诱外来者的采撷。




「老师?清濑桑?」




「……清濑?」




似乎是受到了某种无声的鼓舞,难以言明的渴望迅速膨胀、溢满,仿佛下一秒就会倾泻而出。




想要……顺应这份欲望……




迁密卷翘的睫毛阳光下几近透明,当她撩起滑落额前的发丝垂眸贴近时,又似有所感般恍然轻颤。




双唇迎来命定的交会,唇与唇的厮磨舔舐将周身的温度一点点引燃。逐渐紊乱的呼吸连同理智也搅得越发凌乱不堪。




一阵暖风袭来,窗帘漾开裙摆凌空而舞,少许樱色花瓣于光的间隙里溜了进来,为这如画般的景致增添了一抹明艳色彩。




「嗯……」




睡梦中的清濑不堪其扰地溢出一声低吟,换来的结果,却是被不知足的学生侵入到口中肆意索取。




好热……




无法言明的燥意席卷全身,身体仿佛被烈日炙烤过般提不起一丝气力。




呼吸交错间,口中充斥着宛若糖果般柔软香甜的味道。




是……软糖吗……?




「哼嗯……!」




本是毫无抵抗能力的舌尖,此刻却如同凛冬逝去后逐渐苏醒过来的小蛇,绞紧她吮吻纠缠。




气息交汇,浓滑爱意在唇齿间流淌,来不及吞咽的津液沿着嘴角牵起暧昧的银色丝线,又顺着下颚滴落到办公桌上。




身体下意识发出一丝轻颤,没多久荣依子便不得不拉开距离,以此来宣告自己的败北。




胸口伴随错乱呼吸剧烈起伏,抬手抹去嘴边的透明液体,早已潋滟出明媚水泽的碧眸微微眯起,皱紧眉头向那依然睡得安稳之人递去无声怨念。




啊啊……不妙……




自方才起就未曾安静下来的心,似乎跳得更快了……










END



【BanG Dream!】[丸山彩X白鹭千圣]心动的距离(上篇)

流连:

因为忘记带伞而陷入被暴雨淋湿的窘境,的确很像是会发生在丸山彩身上的事情。




当白鹭千圣隔着事务所巨大的玻璃门看到那抹在雨幕中狼狈奔跑的淡粉身影时,再一次坚定了心中的想法。


 


身体早已先一步跨出门外,撑开手中香草图案的浅黄色雨伞,千圣想也没想就追了上去。


 


 


*


 


 


真倒霉……




练习时一直不在状态,被指导老师点名提醒什么的……


 


练习结束后,发现自己居然忘记带伞,不得不冒雨前行什么的……


 


如果不小心感冒了,还可能会给事务所的大家带来困扰。


 


思及此处,彩握了握拳,加快了奔跑的脚步。


 


「——ちゃん!」


 


有什么声音隐约从背后传来。


 


「——彩ちゃん!」


 


好像是……千圣ちゃん的声音?


 


怎么可能,千圣ちゃん明明是最早离开的那个。


 


「彩ちゃん!」


 


脚下的步子一顿。


 


由远及近的细碎脚步声伴随着水花被溅起时的声响接连钻入耳中。


 


下一秒,头顶的暴雨骤然消失,熟悉清香晃过鼻尖。


 


雨水如连珠般自伞尖滚落,在她的周身筑起一道透明的雨幕。


 


一切喧嚣皆被掩盖,世界仿佛只剩下这场大雨。


 


——而在丸山彩的世界里,眼下恐怕只有细雨帘幕另一头,那抹金色身影。


 


啊啊……


 


又要被这个人拯救了。


 


记忆仿佛再次飞回到不久前,发生在站台前的那一幕——


 


在那场将她所有的梦想、心愿一一冲刷掉的暴雨里,为她驱散阴霾,带来希望与光芒的,正是眼前这个人。


 


明明是被暴雨摧残得有些摇摇欲坠的纤瘦身体,却毅然决然地立于雨幕之中,任由冰冷雨水沿着脸颊边缘滑落,向众人绽放出最真实的甜美微笑。


 


自己大概就是那个时候起,再无法从这个人身上移开目光的吧……






 *


 


 


雨水落在倾斜的伞面上,接连不断的清脆声响打碎了她的幻梦。


 


目光交会只在一瞬间。


 


彩动了动唇,略显动摇的声音轻轻呼唤此刻明显不该出现在这里的那抹身影。


 


「千圣……ちゃん……?」


 


「究竟还要多久,你才能改去粗心的毛病呢?嘛,如果真的改掉了,彩ちゃん也就不是彩ちゃん了。」


 


耳边除去那道充斥着无奈与宠溺的温柔嗓音,似乎仍有什么声音伴着淅淅沥沥的雨声悄然响起,“咚咚”、“咚咚”地不断敲击着耳膜。


 


啊啊……糟糕……


 


明明告诫过自己,不该过分贪恋那份不属于自己的温柔的。


 


但是……


 


不知何时起,眼角已有泪光闪现。


 


「只是撑把伞而已,怎么连这点小事也要哭呢?」


 


苦笑着掏出手帕,为对方拭去眼角的泪珠。


 


「千圣ちゃん不是还有工作要忙吗?怎么会——」


 


「中途被staffさん叫去聊了点事情,出来后就看见你一个人在雨中奔跑。」


 


彩用力吸了吸鼻子,仿佛这样就能止住想要哭泣的冲动。


 


「谢谢你,千圣ちゃん!」


 


「就这么放任你淋雨回去,未免有些不近人情。我来送你吧。」


 


「诶?」


 


 


*


 


 


午后的人行道只有零星几朵色彩缤纷的雨伞,都默默地朝着同一方向前行。


 


其间偶尔夹杂着一两句对话,之后又迅速安静下来,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雨水滴落地面时溅起的“滴答”声响。


 


而早在几分钟前,彩的心思就已经飞向了刻意和自己保持着一段安全距离的千圣。


 


为了避免对方再被淋湿,千圣特地将伞往彩的方向送了送。换来的结果,便是自己右侧的肩膀逐渐被雨水浇透。


 


「千圣ちゃん不要再凑过来了……」


 


「啊、抱歉,毕竟是雨天呢,靠得太近的确会很——」


 


一只手及时揽住了千圣妄图退远的肩膀。


 


「再继续把伞凑过来,连你也要被淋透了。」


 


被拢入看似单薄却又意外温暖的怀里的瞬间,身体下意识发出一丝轻颤,脚下的步伐也随之停了下来。


 


周身被笼罩在雨伞阴影之中的千圣,回过神后下意识仰起头注视对方。


 


4厘米的身高差造就了自己在与其对话时,必定要微抬起眸子,才能更清楚地读懂倒映在那双樱色瞳眸中的种种情绪。


 


就好比现在——


 


近到能够感受到彼此呼吸频率的距离里,那双清澈粉眸似乎刚从自己下意识做出了多么不得了的事情中回过神来,一时间慌乱无措到不知该看向哪里。


 


抛开这点不谈,光是指腹下透过被雨水濡湿的浅薄布料传来的柔软弹性触感,就足以令少女那鲜少思考这方面事情的大脑出现短时间的故障了。


 


像是被对方逐渐攀上绯色的双颊所感染,千圣红着脸移开了视线,流转于唇齿间的那枚“热”字,最终还是化为一声叹息消散在了嘴边。


 


此刻,恐怕再没有什么能够及得上这人怀里的热度了。


 


令人忍不住想靠近、再靠近……


 


渐渐地,名为悸动的声响比雨滴拍打在水面上的声音还要清晰。


 


杂乱无章的节奏里掺杂着隐约飘来的甜香,将彩的思绪搅得更乱了, 甚至连头都有些晕乎乎的。




诶……?这么快就被雨淋病了吗……?


 


视线不经意扫向伴随着千圣侧头扭身的动作,而从微敞的领口中暴露出来的一小截白皙颈项。


 


干燥发烫的喉咙大概也是生病的缘故吧……


 


心中那汪刚苏醒过来的湖水,一如快要满溢出来了一般,逐渐沸腾起来。伴着淅淅沥沥的小雨荡开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拼命抑制着想要效仿犬科生物凑到对方颈间闻一闻的冲动,失去目标的粉眸悄然垂了下去,下一秒,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般,再一次抬起。


 


自方才起就隐约察觉到的那丝违和感,究竟是什么呢?


 


思索的目光在转向对方紧握伞柄的左手时,猛然醒悟。


 


「那个……千圣ちゃん,雨伞就交给我来拿吧。」


 


即便只有四厘米的身高差,也难以摆脱对方在持伞时为了配合自己而刻意抬高手臂所造成的种种不便。


 


还未待千圣从方才的悸动中回过神来,手背上已然传来一阵温热,下一秒,雨伞便到了对方手中。


 


红着脸又将千圣往怀里揽了揽,彩这才收回手,朝她绽放出一抹微笑。


 


「走吧!」


 


仅仅是一个心跳的距离。


 


相抵的两肩不时相擦出来的热度透过薄薄衣料传入心底,仿佛顷刻间便消去了暴雨所带来的寒意,仅剩下难以言说的温热持续烘烤着两颗暖洋洋的心。


 


 


*


 


 


当路灯映照下的传统住宅出现在大雨彼端时,似乎也间接宣告了这场短暂的旅途即将抵达终点。


 


站在家门前,望着那抹即将转身离去的身影,有什么声音正不停地催促她快些道出心中的想法。


 


「千圣ちゃん,要进来喝杯茶暖暖身子再走吗……?」


 


雨声渐歇,叶片摇曳的声响由远及近,风同时吹动了雨水、花瓣以及二人的发丝。


 


几种声音交织在了一起,像耳边温柔响起的絮语,把某个人心意传达到另个人的心里一样。


 


「嗯。」


 


身后阳光渐盛,整条街道都笼罩在一层淡淡的柠檬黄光芒中,几道淡金色光线从连绵厚实的积雨云缝隙间延伸到地面上,透过水面折射出令人心动沉沦的光芒。


 


雨,停了。


 


 


 


 


 


 


 


TBC.



【BanG Dream!】[丸山彩X白鹭千圣]君の色(R*18)

流连:

彩千圣蒙眼调教x车
这次写的是吃醋千圣以及像小狗狗一样弱气的阿彩
只是想用事实来证明哭哭彩也是可以攻的!(






好孩子不要点开

鸟城:

【本宣】梅林罗曼《失而复得》


时间:2018年7月12日20点-8月1日

地址:点我

前五名赠送挂件一套。


作者:鸟城

Guest:某猫 @MONOTA 

             猫団 @夏日型透明団 


【失而复得】

规格:B5

页数:33p

工艺:封面局部烫银

特典:明信片

价格:30元


【爱丽丝paro挂件】

作者:鸟城

材质:双面亚克力

规格:约6cm

价格:25元


感谢阅读,欢迎微薄扩散:点我


’Mice°:

我又又又找回密码了一次!!(不)

是@-荊棘海-太太点图的冬服脆皮,请签收:D

点图都会慢慢腿完的不会咕咕咕的,我用所有的图力发誓(?

ps,砂砂是有戴手套的,但是仍然在犹豫要不要摸摸头

 

 

@空:

日版怪盗基德ver(划掉)的maca真的好微妙啊,虽然很中二但是又有种很酷的感觉,心动(??
可惜看不到真正的演出(。 ́︿ ̀。)

【闪恩】恒星与沙冰

四点水战士:

恒星与沙冰


 


#吉尔伽美什X恩奇都


#非原著私设


#失败了的黄文剧情.jpg


 


 


<<< 


 


“你的薄荷沙冰外加盐渍柠檬。”


“谢……谢谢。”


双手握着手机的女孩从鼻尖到耳垂都被晒成了落日般的红色,恩奇都把粗糙的玻璃杯送上之后并没有着急离开,女孩的人字拖上还带着海滨浴场的粗沙和泳衣上落下的海水。


“嗯……可以……可以帮我挤一下柠檬吗?”


“当然可以。”


恩奇都低下头来将放在碟子里的无辜柠檬拿了起来,围成一桌的女孩们像是羊圈里被新鲜草料吸引的小羊羔一样将目光凑了过来,于是他便在这好奇和雀跃的目光里用沾着粗盐的虎口把半个柠檬榨成点缀的透明汁液。


远处忽然传来空掉的波子汽水罐砸地的声音。


“如果还有需要的话可以随时叫我。”


“好!好的!”


抱着沙冰杯像是被烈酒熏醉了一样,她们发出了坚定的欢呼,恩奇都只好踩着这经常能听到的声音回到料理台前,转圈的台扇吹着他的长发发出悠然的声响,酒盅大的玻璃风铃悬在他的头顶上传来夏天的海洋的气味。


“啊……在你来之前这家店可没有这么多漂亮姑娘。”


叼着烟卷的调酒师架着脚忽然钻出头来,粗糙的胡子边上是一圈烟熏金枪鱼的气味。


“那就让您好好体验一个夏天的福利时间吧。”


恩奇都微笑地在半画成的海报上画上几笔,他踩着菠萝纹路的人字拖,被海水浸过的橡胶底总是嘎吱嘎吱地发出轻轻骚动的声响,于是他在随心所欲的海报上多加了一只皱巴巴的黄色菠萝。


“不过啊……那边的客人真的不用管吗?一看就是冲你来的吧。”


一直被黑色墨镜威胁的老板终于发出了苦笑的提醒,他已经被那个穿着夏威夷衬衫的金发小哥盯足了一整天的时间,仿佛在厨房切胡萝卜和青蒜的时候都被看的仔仔细细一根不落。


“嗯,的确是和我有关,不过您不用管。”


叼着油画棒的男人发出了含糊的声音,他摸了摸耳边垂落的头发又在菠萝边上画了一只矮脖子的火烈鸟,正午的时候海滨浴场的人会少很多,他得趁着这段时间把他的宣传海报板画完。


“真的不用管吗?我今天的胡萝卜都觉得切不下去。”


恩奇都并没有朝着那阳光异常炫耀的客人角落投去应该营业的目光,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抬起头来问:


“没关系的……嗯,对了,您上次说过的卖不出去的红醋酒还在吗?”


“在的,就在那边的冰柜里。”


“那可以拿出来全部卖给他了。”


恩奇都踩着他嘎吱作响的拖鞋忽然站了起来,又点了半颗柠檬的女孩又小心翼翼地朝他挥着手掌,他微笑地在摇晃的风铃底下准备着穿梭而去。


“……毕竟他得在这里呆上一个下午的时间。”


 


坐在一圈女孩中间的女生一直犹豫到阳光都把她的泳衣蒸干了才站起来,她像是不懂得搭讪却被强行起哄而起的女孩似的端着空玻璃杯走到了吧台处,恩奇都看着她现在不像是被太阳晒红了的脸颊在看不见的地方糟糕地叹了一口气。


“您好……我,我可以要您一个联系方式吗?”


这是一句塞在喉咙里吞了很久的话,带着纯洁的泡沫和海边岩石上新生的青苔,然而恩奇都没有办法,陡然窜高的注视现在正从他的身后投射过来,像是要烧穿他的肩膀。


“对不起,我有女朋友了。”


“诶……我,我才要说,对不起……”


也许男朋友可能更贴切一点,不过在现在不是纠正这一点点奇怪的错误的时候,他看向远处那一桌翘首以盼又各怀鬼胎的女孩,笼罩在面前这个泡沫一样碎掉的女孩身后似乎还有一群羊羔的柠檬眼神,恩奇都还没有想好怎样安慰面前这个爱慕她的女孩,他只能从一边的果篮里掏出一只酸涩的青柠,然后在它的表面用颜料抄了一遍店内的订餐热线。


“这是店里的电话,就拿这个给你的朋友们看吧。”


他把柠檬送到了手掌颤抖的女孩面前,然后将要流出来的眼泪便像是被晒干了一样收了回去,点头致谢之后他目送着收获了一只柠檬的女孩进了她的羊圈里,那只柠檬就像是投入静水的石头一样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尖叫声,不过它始终被牢牢地握在了两只虔诚又可爱的手掌里。


像是在守护着一个美妙又柔软的浅梦。


 


恩奇都望着那群逐渐远去的女孩们在黄昏下拉长的影子,漫长地吞下了一口叹气,他举起手来闻到指尖留下的柠檬的气味,沾着粗盐的虎口和挤了一天的柠檬汁,还有远处堆了一整个地面的红醋酒和波子汽水。


——真酸啊。


他拖拉着蓝色的塑料凳子,然后面对着坐在了看了他一天的男人面前伸出了手指点点。


“这副墨镜一点都不适合你,吉尔。”


“闭嘴!”


吉尔伽美什怒不可遏地丢掉了鼻梁上的墨镜,恩奇都看着他眼眶底下被镜片压下的红色痕迹,觉得异常滑稽又愉快地整整笑了一分钟。


 




END






深夜的海滨浴场出于安全考虑是不开放的,巡逻的海警带着摇摇晃晃的灯柱在涨成一片潮水的沙滩上转过一圈后就绕着公路下班了,整个礁石切割的深色宇宙里此刻只有两串不断前行的脚印,恩奇都提着他的菠萝拖鞋,海潮漫上来的时候泡沫堆着浮沙淹没他的脚掌。


吉尔伽美什就走在他的右边,那副难看的墨镜塞在他夏威夷花纹的沙滩裤兜兜里。


“你到底住在什么地方?”


“就是那边的塔里。”


恩奇都张开双手指了指远方切割分明的悬崖,开店的老板听说他想住在海边就给了他这串陈旧的钥匙,顺便把每天深夜打开灯塔的任务也一并交给了他。


“那是什么?圆柱形的大型猫窝吗?”


“所以是灯塔……连住的地方都没有的被收留者不许给我抱怨!”




——————————


太傻刁了以至于我破脑壳都没办法让这两个家伙搞一搞的,一定是恩奇都假期打工的艰巨使命告诉我他不能旷工。


就写来带入一下感受恩奇都店员特供挤柠檬服务的魅力吧。



【EC】教授还能再抢救一下(13)

腚堵在葫芦口的七娃:

穿越成书里反派洗白梗


概括:Charles本来是名兢兢业业的大学教授,却不想一不小心穿越成了漫画《S战警》里的炮灰反派:Charles  Xavier。他抱着保住小命的想法打算紧紧抱牢绝对主角Scott的大腿,离杀死他这个角色的大反派万磁王要多远有多远,却没想到对方偏偏阴魂不散.......


Charles:我觉得还能再抢救一下!


——————————————————————————————


前情:(1)  (2) (3) (4)  (5) (6) (7) (8)  (9) (10)(11) (12)


Charles还在书房里的时候就听见外面传来一阵风风火火的脚步声,紧接着,果不其然,他没上锁的大门被人一脚踢开,Raven直接从外面闯了进来。她大步地走到他的书桌前,双手撑在桌面上,与他气势汹汹地对峙着。


 


半晌,她才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你居然打算就这么放过William Stryker?Erik居然还他妈的同意了?你们究竟在搞什么鬼!”


 


Charles将手里正在写着文件的笔停了下来,他将钢笔仔细地旋进笔帽里,抬起头来对着她轻轻地叹了口气说道:“别这么冲动好吗,Raven,这是那天在教堂里我和Erik谈完后一致同意的结果,你听我慢慢跟你说......”


 


“那天在教堂里?”Raven不自觉地拔高了声音:“你们还真去谈谈了?我以为Erik会迫不及待地把你按在哪个小角落,直接用老二塞进你的屁股!”


 


“.......”Charles有点忍无可忍地扶撑起额头:“答应我Raven,以后少看点同人网站好吗?”


 


“好吧。”Raven转身坐进皮质的沙发里,将腿高高地悬翘起来:“说说看,你和Erik都说了什么?”


 


“也没什么。”Charles走过去将门轻轻地关好,回过身坐在她的旁边对她说道:“就是我们谈过后觉得最起码我们短期的目标是一致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当时他会取消表决直接同意我。我们都觉得从现在开始团结起尽可能多的变种人给zf隐性施压才是最稳妥的方式,没有必要用最激进也是最没用的方式去做无谓的牺牲。”


 


“Erik居然见鬼的同意了?!这他妈的还是他吗?!”


 


“Erik只是权衡了一下利弊而已,事实上我不觉得他是真正的赞同我,他很清楚目前来说Stryker并不是最为关键的那一环,最关键的环节明明是。”说到这里Charles不由得忧虑地纠紧了眉头:“到底是谁发明的这个项圈?发明项圈的人又是怎么说服Stryker大量生产制造的?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而且你知道最近很多事情又有些巧合的恰好........”


 


“这还不简单?”Raven转过头看向他,目光因覆满了戾气而变得冷锐:“抓住Stryker,拷问他,杀了他,他总会说的。”


 


“Raven.......”Charles忍不住语重心长地叹了口气,他摇了摇头,对着她轻轻地说道:“制裁Stryker不是我们的事,即使他要受到惩罚那也应该走合法的程序。你想从他嘴里撬出什么来也不应该用这种手段,这只会让结果愈加糟糕。尤其是现在,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我们,更应该处处小心为上。我并不反对激进,我也一种认为那是一种好的状态,可以快速有效地促成目的。但是,激进从来不等于鲁莽。”他拍了拍Raven的肩膀:“这段时间先静观其变,不要节外生枝,可以吗Raven?”


 


Raven不耐烦地直接甩开了他搭在肩上的手,腾地站起了身子。她略显高傲地扬起了头颅,神情蔑然地注视着他说道:“我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说服Erik的,哈,也许他压根不需要说服。但是这套对我永远没用的Charles,你不知道我在Stryk身边卧底了多久,你不知道他把变种人都改造成了什么样可怕的武器。所以,收起你这套天真到愚蠢的理想主义,它除了般配你这张脸外毫无用处,我永远不会等到敌人咬到我的脖子的时候我才会喊疼,我只会先一步掐断他的脖子!”


 


说完,没留给Charles再多劝说她的时间,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


 


直到一声重重的门被甩上的声音传了过来,Charles才收回看向她背影的目光。他精疲力尽地倒向沙发的靠背,狠狠地捏了捏自己的眉心。


 


他是真的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才好。


 


勇敢无畏,嫉恶如仇,这样的Raven一直是他欣赏的模样,却也一往无前得像个最容易受到伤害的殉道者。这让他忍不住心疼和怜惜。Charles总是想像个真正的兄长那样呵护她照顾她,这理所当然地换取了她的信任和好感,然而他的好意却仍旧被她拒之千里之外,他始终不被允许真正地走近她。


 


她可真的是......比Erik还要难缠,Charles近乎苦笑着想。




走图片




——————TBC——————


  (目录页)


(给大家表演一个老万自我打脸的全过程:


 


“没事的查查我还可以等.......”


 


“妈的我忍不了了!”


 


不是特意卡肉,实在是六千多字实在写不动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