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亚戴亚戴

【BanG Dream!】[冰川双子]七夕祭(上篇)

流连:

身边有朋友想看第二年七夕祭的双子小故事,于是摸了这篇文出来。


主冰川双子,彩千圣打酱油。


原本打算写完后一起发的,因为今天刚好是七夕,而说到七夕必然少不了双子和七夕祭典,所以决定先把上篇发出来www


(昨天的贺文,修改完才发到这边来www)












不妙……




「唔……这边也没有,姐姐那边有找到吗?」




「没有呢。」




不妙……




「奇怪,那她们会去哪里呢?喂——!千圣ちゃん!彩ちゃん!你们在哪——?」




「我想,你再怎么喊,她们应该也不会出现在椅子下面……」




「说得也是~」




非常不妙……




望着前方那抹时不时左右张望、东翻西找的蓝色背影,纱夜重重地叹了口气,阖上眼,揉了揉眉心。




「就知道会变成这样……」




明明约好四个人一同去逛七夕祭典,如今却演变成两两独处的局面。




脑海中不自觉浮现五分钟前,白鹭さん噙着看似温和无害的温柔浅笑,揽起丸山さん的手臂,丢下句“我们去买瓶水回来”后转身离去的画面。




直到现在,对方临走前投过来的那抹意味深长的视线,还始终停留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像是要印证她的猜想般,下一秒,手机响起了短信提示音。




“我和彩ちゃん先去前面转转,就不打扰你们了,祝两位玩得尽兴。”




纱夜的眉蹙得更紧了。




「……不如去商店街那边看看,说不定她们就在前面。」




就连她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要对日菜隐瞒短信的事。




或许是不想日菜因千圣的话而产生什么误解——




然而,即便是被那孩子看到了,恐怕也无法解读出当中所蕴藏的另一层深意。




又或许是——




紧握手机的指尖下意识收紧了力道,某个呼之欲出的答案即将浮现水面,纱夜用力摇了摇头,借此打消了这个念头。




「好啊!」




由远及近的“咔嗒”、“咔嗒”声接连响彻耳畔——是木屐踩踏在石板小路上所发出来的清脆声响。




「真是……穿了浴衣也不老实,一点身为偶像的自觉也没有。」




抬手为对方拂去散落额前的鬓发,目光所及之处,是将半长不短的蓝色卷发规整盘在脑后,从中露出来的那朵白色郁金香发簪。




——与自己相同的款式。




一蓝一白,蓝色那支是在她接受日菜邀请后的第二天,从对方那里收来的礼物,眼下正插在发间。




至今都未曾忘记,当自己收下发簪时,那人展露出来的是怎样一副欢呼雀跃的惊喜模样。




「又不是小孩子了……」




「嗯?」




不小心错过了捕捉那句呢喃的最佳时机,日菜不解地歪了歪头。




「没什么。」




纱夜随后又替她抚平了浴衣上褶皱。眼下虽然已临近傍晚,空气里尚还残存着一丝独属于盛夏的暑热,清凉的水蓝色浴衣为这炎炎夏日带来几丝凉意的同时,却也将她曼妙的身线不加掩饰地勾勒了出来。




手不自觉向下,停留在被樱粉色半幅带束缚收紧的纤细腰肢上。




「怎么这么瘦,最近是不是又没好好吃饭?」




「姐姐不也一样,瘦得只剩下骨头了,明明那么喜欢油炸食品。」




像是要予以反击一样,贴上腰际的手指隔着薄薄的深蓝色浴衣轻轻捏了捏。借由衣料传递过来的柔软触感令纱夜仿若触电般瑟缩了下身体,衣衫上绣着的几朵恣意盛开百合花,也随着她的动作在风中摇曳舞动。




「……最后那句话是多余的。」




红着脸拉开距离的纱夜低咳一声,试图借此岔开话题。




「该走了。」




「是~!」




落日的余晖被夜幕所笼罩,少许霞光穿过连绵厚实的火烧云,从云层的缝隙间倾洒下来,将半个天际泼洒成透明的橘红色,延伸至未知的彼方。




两人踩着木屐走在暮蝉鸣声洒落的茜色坂道上。




被夕照所铺满的道路的彼端——




是姐妹关系发生重要转折的契机,亦是埋下某颗禁忌种子的原点。












TBC



评论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