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亚戴亚戴

一些话

寺岛树书:

九月新生入学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写作课老师给新生做专业相关的介绍,到了学生提问环节,问题都是诸如学中文到底以后能做什么,学中文有什么用,学中文是不是没前途,中文是不是万金油,还有人问怎么转专业。


写作老师是个中长发气质孤高的男子,他发怒道,你们中间到底有几个人是真正因为喜欢文学才选的这个专业?然后无人做声,他也没有再说什么。


这件事被我们其他几位老师拿出来做笑话,有老师说,你们x老师就属于那种文学学到了家的,骨子里都是清高。


我听到后没有笑,因为实在一点都不好笑。去年我们作为新生,提问的时候一样问的是中文以后能做什么,他那时问我们是不是都并不喜欢文学,是因为调剂才到了这里。我记得当时我们中间发出震天的哄笑声和叫声,大家说,是的!我们数学不好!


我坐在人群中脸上还挂着笑,我有些惊讶地小声反驳,然后声浪一瞬压过我。后来我日渐发现我的同学大部分不仅不读书,还对读书没有尊重的态度。即在承认自己没读书时兴高采烈仿佛中奖,对手里拿书的同学都说,哎呦,还看书呢。


假期我到友人的城市,去她寝室。她们四人寝,只有她桌上摆满了书。我和她开玩笑说,我不用看就能猜到她们桌上放的书是什么。还能是什么,如今一开口就是那几个作家不提,她们也只是读过他们的一本书而已,且张口闭口说自己写的是意识流。


我并没有嘲讽不读书的人,因为其实读书并不是每个人的必要选项,只是当你选择了它还不去读去了解学习的时候,就成了你的歧途。


七月报考的时候,亲戚家的女孩子问我应该选什么专业,她说,什么专业有前景好找工作赚钱呀?


我说你喜欢什么?她说她不知道,她也不清楚大学有什么专业。我在电话一头觉得好笑,我说,那你为什么不去找找资料,你只是问我,你就这么随便地要我决定你的以后吗。


我想一个成年的高中毕业生,为什么这么放心地把人生选择权交给父母老师甚至陌生人。你既如此痛恨中学应试教育,怎么终于到了可以选择的时候,却这样随意无知。这是你的人生,你不要珍惜,不要慎重,没有期待吗。


当然这是黑夜给了你黑色的眼睛,你用它去寻找什么呢,你知道要寻找吗。


我同L通话时说,我只是知道,我和他们不一样。这不是什么清高,只是我知道我为什么要选择这个专业,明晰它的纹理,是我有对日后的相对清晰勾画。


我想起其他老师说写作老师清高,其实哪里是什么清高,不过是清晰的自我认知。他父亲是画家,祖父是作家,多年浸淫,如何能不知自己所事。也实则不论做什么,只要热爱,尽心尽力,都会显出相应的气质。


这是基于一种对自我的认识,即便这些认识不完全甚至有偏差,但都是在有意识地生活,不是闭着眼睛走路,没有输入的无意义输出,不看方向地义愤填膺。


说到底,没有自我认知的意识,你拿什么谴责应试教育,拿什么说父母专制。

评论

热度(1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