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亚戴亚戴

「谨言」|延禧gl演员x角色

眉眼盈盈处:

「谨言」|延禧gl演员x角色
——————
* 大概是因缘际会
* 可能无关爱情
* 演员x角色穿插
* 亦师亦友的轨迹重合
* 不喜勿入
——————

吴谨言的27岁生日是在剧组过的,拍摄工作结束后,一群人聚在一起吃个蛋糕许个愿乐呵乐呵也就散了,毕竟大家都辛苦一天了。

「小吴」吴谨言和助理一人怀抱着一堆小礼物往房间走时,被秦岚叫住了。

秦岚的助理很是自然的接过吴谨言手中的东西,两位小助理很是知趣,带着东西先行离开。

「秦岚姐,怎么了?」吴谨言天生怕热,八月虽不算酷暑,但天天披着戏服晒着太阳的日子也不好过,今儿个因是寿星,又被折腾了好一阵儿,早是疲惫不堪,现下虽强打着精神,可焦躁仍是难掩。

「累坏了吧?」秦岚递给她一张湿纸巾,看吴谨言仍是愣头愣脑的傻样子,无奈笑笑,主动上前擦去她脸上的汗珠。

吴谨言因着对方突然的靠近,下意识后错小步,随后察觉不妥,硬生生定住了,僵在一个半退不退的尴尬姿势。

「姐,我自己来」她耸了耸肩,尴尬又讨好地笑笑。

「走吧!」秦岚把纸巾交给吴谨言后,若无其事地挽着对方的手臂,朝着房间的方向走去。

吴谨言不明所以,但还是顺从地跟着,不过一分钟的路,却偷偷瞥了秦岚好几眼。到了房间门口见秦岚落落大方地站在一旁,没有回到自己房间的意思才敢开口「这么晚了,您不回去歇着吗?」明天还要早起做造型,肯定又是难熬的一天。

看着任务满满的拍摄安排,吴谨言从早上起来就在暗自祈祷,千万不要搞什么生日惊喜,能让她早收工早睡觉比什么惊喜都让她惊喜,可惜事与愿违。

「我有几句话要和你说」秦岚催着她开门「就几句,我说完就走,不吵你休息」

「我不是那个意思」吴谨言有些局促,像是隐秘的心思被人发现了似的。

开了门后,吴谨言让秦岚先坐,她把手里的湿巾扔掉后,走到卫生间用冷水洗了个脸,觉得清爽舒适了些。

「岚姐,喝水」她给自己也倒了一杯,随后坐在秦岚对面「您找我有事?」脑内回顾着今天的拍摄状态,肯定有不足之处,但也不至于上门批评吧?

「倒也不是什么大事」秦岚将水杯置于掌心,缓缓旋转着,对望着静默片刻后,组织好语言开口道「今天很累了吧?」

吴谨言揉揉额角「还行,我天天都这样,习惯了,等夏天过去就好了」

「过来」秦岚放下水杯,朝她招招手。

「啊?」

「我给你揉」语气虽是温柔如常,但明显不容反驳。因此,吴谨言鬼使神差般躺在对方的腿上后,看着秦岚的脸实在有些不好意思,忙闭紧了。「这个力道可以吗?」

吴谨言脑袋里仿如惊涛奔涌海浪冲刷,别说感受力道了,就连秦岚的问询都只听了七七八八,除了傻傻点头也不知道干嘛了。

「你啊」秦岚长叹一声「真不知道让我怎么说才好」

「是我哪里演的不好吗?」吴谨言睁开眼,正对上秦岚低垂的眸子,眼神左右飘忽,察觉实在躲不过去,又假咳几声闭上了。「岚姐之前和我说,我属于入戏急出戏慢的那类演员,太容易被角色情绪影响」她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尤其是在这部戏里,拍到娘娘痛失爱子的那段戏时,秦岚出了镜头就能和旁人闲聊玩笑,仿佛换了一个人,但她不行。富察容音的哀恸和悲苦超越了镜头和剧本,不间断的在她眼前重现,使得她频频失误,甚至表现出了情绪失控。

按理说,吴谨言一路摸爬滚打这么年,被导演批评指责早成了家常便饭,当她窝在躺椅上偷偷抹眼泪时,还在责怪自己不够专业。

「怎么哭了?」就像今天一样,秦岚走近她,递给她一张纸巾,见她两眼通红,主动给她擦干眼泪。

「娘娘」吴谨言说拍摄期间喊人角色名比较容易入戏,也方便随时带入情绪,大家都是专业演员,各有各的习惯,也不觉得这有何不妥,长时间相处下来,也习惯了。一句话都没说全,看着身旁身着戏服、表情柔和、动作小心的秦岚,吴谨言一时恍惚「您不要离开我」这句话,她是对着富察容音说的,以魏璎珞的身份。但奇妙的事,在当下的秦岚听来,也没有不妥。

「没事的」只当孩子心里委屈,需要姐姐的安慰。于是主动凑近,将她护在怀里,轻拍着吴谨言的后背「我年轻的时候,也没少挨骂,遇上脾气急的导演,生怕他下一秒就要气急了冲过来揍我」

吴谨言不作声,只偶尔点点头。

趁着转景的间隙,秦岚温声细语地给吴谨言讲了好几件拍摄趣事,虽说最后把自己逗得乐不可支,但能看出来,吴谨言的状态有所好转,也没白费她的心思。

至于发现吴谨言入戏太深,得益于她作为公众人物十几年来对于旁人视线的敏感。再加上吴谨言的注视太过缠绵,眼神过分复杂,让她想忽视都难。尤其是那份痴痴的贪恋随着杀青戏份的临近愈演愈烈时,为了吴谨言,也为了整个剧组,秦岚不好坐视不管。

因而,找了个两人都空闲的时候,特意换了一件具有个人特色的休闲装,和吴谨言严肃探讨了关于出戏的问题。最后还给她提了个小要求,那就是下戏期间不准再叫她娘娘。

「叫我秦岚就行」对于所谓的前后辈虚礼,她毫不在意,但吴谨言却慌忙摆手说不合适。前辈实在生疏,秦岚姐有些拗口,秦姐显得老,两人一个个试着,最后定下了岚姐这个称呼。一开始,吴谨言明显不适应,有时才开口喊了个“娘”,后话就被她一个我可没有你这么大的女儿噎回了肚里,生硬地改了口。

「你现在已经做的很好了」听着吴谨言的自我剖析,虽说时不时还会冒出一句娘娘,但情绪剥离问题可以处理的不错了。后话,秦岚犹豫再三,还是没有说出口,由于感到自己有些唐突,手里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姐」吴谨言坐起身,歪头看着秦岚,向来心直口快的爽利人少有的语塞了。「你怎么了?」

秦岚不知如何开口,擦干净手后,深吸一口气,眼神愈发坚定,随后紧盯着吴谨言,径直伸出双手,卡在对方的唇角,又做了一个上推的动作。

吴谨言一脸莫名,却又不敢挣扎,只得瞪着眼表达自己的疑惑。

「这样笑起来好看多了」秦岚暗下羞赧,收回手时差点失控给自己一下。

「啊?」吴谨言摸摸脸颊,思忖着秦岚举止的意义所在。

「你知道自己下戏后看到蛋糕的表情有多不情愿吗?」经过了刚才莫名的动作铺垫,秦岚一鼓作气,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我觉得大家都辛苦一天了,搞这些虚头巴脑的,没意义」倒不是只顾着自己休息,吴谨言只是不想一个普通的生日被搞得多么隆重,显得自己很特殊似的。虽说她是主角,但剧组里比他名气大资历深的比比皆是,怎么论资排辈都赶不上给她庆生。

「你这孩子」秦岚看她执拗,指尖轻点一下额头「都说你入戏深状态好,那皇后娘娘教你的东西怎么忘的比我还干净?」

「不是您让我别太沉溺嘛!」吴谨言低下头,悄声嘟囔着。

「魏璎珞」话语间,秦岚突然挺起腰板,拍了一下沙发扶手,语重心长道「本宫与你说过,这紫禁城中危机四伏,行差半步便可能有性命之忧,言行不得冒进,行动更不可鲁莽,凡事必当以谨言慎行为先,你可记住了?」

吴谨言怔愣片刻,轻声呢喃句娘娘,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可我不是魏璎珞」这话着实有些煞风景,秦岚本想着委婉地提醒几句,却没想这孩子把出戏建议践行个十成十,就差把这几个字贴在脸上证明给她看了。「虽说我名叫谨言,寄托了父母谨言慎行的想法,但谁让我姓吴呢!」这是吴谨言督促自己出戏的方法之一,尽可能隔断自己和魏璎珞相似的部分。既然剧中娘娘教她谨言慎行,她就不住地提醒自己姓吴,和魏璎珞、容音没有丝毫干系。

自然,还会长时间盯着秦岚发呆,一方面是向她学习出戏的技巧,另一方面是看着反差巨大的同一个人,对娘娘的眷恋也会有所缓解。

秦岚看得出吴谨言近日的挣扎,也知道她的努力初见成效,经过一番内心纠结,她眯起眼睛,脱离了剧中的威严庄重,显然就是温和细腻的邻家姐姐「那如果」她稍作停顿「我作为秦岚,只是秦岚,和你说这段话呢?」

「嗯?」

「虽说这里不是紫禁城,也没有宫廷阴谋,朝堂诡计,但剧组人多口杂,时刻都有摄像机对着,怎样的流言都有可能出现,你的每一个表情都有可能被当作话题谈资,被扭曲被误解甚至被诋毁」秦岚常说自己到了这个年纪,做事不图名不求利,不过是图个温饱求个心安。放任前途光明的演员拐进死胡同或是遭受无妄之灾的事,她做不出来也看不下去。「记得要开心」

吴谨言明白,这是秦岚作为过来人,不带丝毫目的的善意提醒,她嗫嚅着,谢意卡在喉间,总觉得说出口就失了分量。最后吞吞吐吐挤出来一句「那,我还可以偶尔叫您一下下娘娘吗?」说完,她怕秦岚误会,连忙摆手解释「我不是为了不出戏,就是想,想……」这理由实在有些蹩脚,使得她低下了头。

「你说」秦岚知道,这孩子年轻,有个性,性格洒脱还有点魏晋风流的傲气,但并不是自我的人,话说开了,无需讲的太明白,懂了就是懂了。

「想让娘娘活得久一点」这个理由,简单、直接甚至显得有些幼稚。「她是个那么好的人」

秦岚听得,笑着她的纯真和善良,于是捋顺对方额前的乱发「那璎珞呢?」她竟也随着吴谨言的思路,开始对剧本里既定的人生轨迹动了心思。

「璎珞」吴谨言撑着下巴回复道「会谨言慎行的」

话已至此,秦岚知道自己不虚此行,心满意足地点点头。「小猴子」她猝不及防地弹了吴谨言一个脑瓜崩,在对方捂着额头要反击时,急忙补充了一句「生日快乐」

吴谨言一听就愣住了,反击的动作收了起势,拘谨地挠挠头。今天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她不好上赶着要祝福,走这一路,也没听到秦岚主动提起,还以为对方根本不在意,心里感到憋闷也是在所难免。但只这一句,堵在心口的阴霾霎时间散去,就连疲乏都缓解许多。

「礼,礼物呢!」她硬着头皮强装镇定地伸出手,但红透的耳朵却傻傻地暴露了情绪。

「你开心了,不就是最好的礼物吗?」

吴谨言一时间不知该哭该笑,这礼物不能说不好,更不能说心意不够,但怎么想都觉得缺了点东西。

这时,敲门声响起。吴谨言趴在门镜上看了看,两个助理手搬着大箱子,时不时左顾右盼,好似偷鸡摸狗的小贼。

「怎么这幅样子」吴谨言开门后退身,让出路来「和做贼似的」

见她们进来后,秦岚也站起了身,示意助理把箱子打开。

「我走后你才能看!」见惯了大场面的秦岚并不觉得自己是会送礼的人,寿星公当面拆礼物这种事,还是免了的好。她和助理一同走出房间「不喜欢也不能和我说」

吴谨言笑着应下。

「还有」秦岚又上前一步,她知道吴谨言还有好几场情感爆发的哭戏,肯定需要费神费心,难过许久了「璎珞」只静静看着,眸中含笑,没有多余的动作。

「这一生,本宫只愿你得偿所愿,一生无忧」

————完————

个人脑洞,无关真人。
权当玩笑,请勿认真。








评论

热度(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