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亚戴亚戴

【BanG Dream!】[丸山彩X白鹭千圣]发情期(上篇)ABO设定

流连:

彩千圣ABO,私设注意:
ALPHA千圣,信息素:香草冰淇淋
OMEGA彩,信息素:草莓冰淇淋
ALPHA也有发情期
初次挑战ABO,好担心会OOC啊...
我也不清楚为什么写了3000多字不仅没写到车,甚至连前戏都没写到。
不出意外的话下章开车。












鼻端迎来一阵诱人的甜香,似乎是——




「草莓冰淇淋……?」




然而,即便思绪曾因这股香气陷入一瞬间的迟缓,千圣也不会忘记自己并没有点过那种食物。




视线寻着这股香味望去,最终定格在了不远处压低身子,单手抵在柜台前,双颊泛红,极力喘息着的彩身上。




不对!这是……




身体仿佛脱离了自己的掌控,直奔对方而去。




还未等她靠近,脑内的警钟就因周边骤然浓郁的香气而敲响,连自己也跟着变得呼吸不畅起来,极速跃动的心以及泛起潮红的面颊似乎并不仅仅是因为那几步小跑的缘故。




「OMEGA,彩ちゃん……居然是OMEGA……?」




而且还是正处于信息素极度浓郁的发情期的OMEGA。




经纪公司曾明文规定过,为防止相似的事件发生在演出活动中,从而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事务所是禁止招收OMEGA的,没记错的话,彩酱的个人简历上标注的应该是Beta才对。




现在并不是该思考这种事情的时候。




抬眸瞥了眼餐饮区几个虎视眈眈望向这边,恨不得将身旁的彩吞噬殆尽的ALPHA。千圣下意识蹙紧眉头,菖蒲色的眼眸如同积蓄了万年寒冰的湖泊,几乎是出于本能一般,将对方揽进怀里。望过去的视线冰冷而淡漠,浑身上下散发着浓厚的,独属于ALPHA的威胁气息。




「嗯、哈嗯……」




受这股气息所干扰,双脚险些站不住的彩红着脸倚靠在她胸前,呼吸变得更加凌乱了。




直至对面几个ALPHA红着眼逃离了快餐店,千圣这才悄悄松了口气。




紧绷的神经刚一放松,侵入鼻端的那股诱人甜香又大量涌入她的脑海,连同散落在胸前的炙热吐息,将思绪和拼命维持的理智搅得一团乱。千圣不得不松开怀里的彩,后退几步拉开距离。




「……彩ちゃん,抑制剂……」




「呜……哈啊……在、更衣间的背包里……」




「总之,先扶彩ちゃん去更衣间吧……」




「麻烦你了,花音。」




喘息着抬起眸子,向自方才起就丢下手里的工作跑来照顾彩的花音递去感激的目光。






.






将彩送入更衣间后,独自留在外面的千圣在门口站了许久,手里还握着一瓶刚刚使用过的ALPHA抑制剂。




并非是第一次遇上发情期的OMEGA,或许是生性淡漠的缘故,在大部分ALPHA都在因突如其来的信息素抓狂暴走、失去理智的时候,唯独自己能够一脸淡定地在一旁看戏。




也正是因为这份从容,千圣曾不止一次被人误认成OMEGA。毕竟拥有着那般美丽出众的外表,周身又仿佛散发着着纤弱柔和的光彩,能轻易激起大部分人的保护欲。




『哦呀,还真是难以想象,千圣居然会是ALPHA,这可真是……虚幻……』




脑海中仿佛又一次回响起某位儿时玩伴故作深情时吐露出来的话语。




而在被自己用『我也没有想到,人人憧憬的王子大人居然会是个OMEGA,对吧,薰ちゃん?』调侃回去后,那人罕有地流露出慌乱无措的表情,就连逞强时展露出来的微笑都透着满满的动摇。




心思缜密的大明星绝不会允许自己完美的人生因一点点预料之外的小事而被扰乱。随身携带ALPHA抑制剂早已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一种习惯,只是没想到首次使用居然是因为那孩子……




凌乱不堪的喘吸逐渐趋于平稳,与此同时,守了许久的更衣间大门也被人由内打开。




原以为自己看到的会是成功抑制住体内暴走的信息素,逐渐好转过来的彩。敞开门的瞬间,迎面扑来的那股浓郁的草莓甜香险些令千圣的理智陷入第二轮的崩塌。




「彩ちゃん并没有带抑制剂过来……」




映入眸中的,是花音急得险些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现在能做的,除了立即购买新的抑制剂就只有送她回家了。没记错的话,最近的药局就算是坐车也需要半个小时以上的路程……




「花音,可以麻烦你帮我查一下彩ちゃん的住址吗?」






.






「哈、呜……哈啊……」




热……




好热……




难以言明的热度似攀援而上的烈火,仿佛全身的血液都因体内莫名浮现的躁动快速流动了起来。




意识早已被搅得混乱不堪,因缺氧而陷入空白的大脑正逐渐脱离掌控,干燥发渴的喉间仅靠拼命呼吸是缓解不了这份炙热的。




鼻息间充斥着ALPHA的气息,淡淡的香草味融合了些许奶香,令人安心的味道。大量摄入的同时却也加深了对这份气息渴望。




「彩ちゃん,抑制剂放在哪里了?」




「哈啊……书桌下面……左手边第二个抽屉里……」




稀里哗啦翻找声在耳边响起。




「找到了!」




令人贪恋的气息由远及近……




心脏重重地跳动了几下。




随后,冰凉开水连带着药片一同流入喉中。




身体里的热潮逐渐退去,当彩抬起因生理而积满泪水的粉眸向身旁望去时。




「千圣……ちゃん……?」




「哈……总算清醒些了吗……?」




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了下来,千圣毫无形象地学着彩跌坐在玄关前。




「谢谢……」




体内的发情热潮正逐渐退去,然而萦绕在鼻端若有似的无香草气息似乎仍在不停地干扰着她的理智,连回复都比以往慢了不少。




「还有呢?」




「对不起……」




浅粉色的脑袋缓缓低垂下去,指尖反复绞紧来不及换去的员工制服。那模样一瞬间让人联想起爱犬Leo在被自己训斥后,也是像这般低垂着脑袋乖乖趴伏在地,前一秒还兴奋地甩着尾巴,后一秒又随着高高竖起的耳朵无力耷拉下来,眼里写满了委屈。




「我不该对大家隐瞒自己是OMEGA这件事……」




「该道歉的应该并不只有这点吧。」




「诶……?」




「发情期居然会忘记随身携带抑制剂,该说是高估了自己对发情热的抵御能力,还是低估了ALPHA们的自制力,甚至还敢来人流量那么大的快餐店打工,如果今天不是刚巧我在那里,真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




眼看着面前那颗粉色脑袋越垂越低,就差没直接埋进膝盖里了,千圣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结束掉不知何时起已逐渐养成的例行说教的习惯。




「既然你已经没事了,我就先回去了,今天的事我会暂时对事务所保密,花音那边你也不用担心。但是,谎言终归是谎言,我们不说不代表所有的流言蜚语都会因此而止住。下一次,你可能就没这么幸运了。」




起身,抚平皱乱的衣衫。压下金属把手的同时,轻飘飘的冷淡话语重重地压在了彩的心上。




「嗯……我知道了!谢谢你,千……千圣ちゃん?!」




自始至终都低垂着头,耐心将对方说教的话语逐一消化掉的彩,刚抬起眸子,就看到千圣半个身子都倚靠在了门上,双颊泛起不自然的红晕,艰难地喘息着。




「千圣ち……」




「别过来!」




浓厚的ALPHA气息连同那声制止话语不停地冲击着她的脑海,身体本能地僵在了原地。




怎么会这样?明明才刚喷过抑制剂没多久。




思绪逐渐陷入混沌之中,脑海里有什么声音正不停地叫嚣着。




香草味的信息素极速剧增,与彩身上残留的草莓气息交织融合,却也间接唤醒了刚被药物压制下去的那份冲动。




「唔……怎么、会这样……哈啊……千圣ちゃん不是不会对OMEGA的信息素有反应吗?」




身体险些再一次跌倒,思绪混乱的彩不得不揪紧胸前的布料,来勉强维持最后一丝理智。




一瞬间从脑海中闪过的讯息令千圣下意识握紧了手中的把手。




「发情期……」




ALPHA的发情期,没想到偏偏是在这种时候被诱发了出来。




「不行……不可以留在这里……」




「可你这样出去……唔嗯……会很危险……」




「正直发情期的ALPHA与OMEGA共处一室,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额前沁出些许汗珠,纤细的眉紧蹙,纷杂错乱的呼吸以及微微颤抖的身体,仿佛正极力隐忍着什么。




向来温柔的语调沾染上不一样的沙哑,被那双隐隐泛红的菖蒲色眸子注视时,彩的双腿不可避免地发出轻微颤抖。




那是与生俱来,融入血液里的等级压制。




「现在我可以走了吗?」




转过身的瞬间,唇角勾起一抹苦笑。




到头来,自己仍旧是孤单一人。不想踏足他人内心的同时,却又死守心房,禁止他人闯入。




下一秒,腰肢被从身后扑上来的一团粉色紧紧拥住。




「彩……ちゃん……?」




「千圣ちゃん是为了救我才会变成这样的……」




温热吐息透过夏日薄薄的布料传递而来,体内躁动的信息素变得极具侵略性,迫不及待地争相涌出,与另外一种香甜气息在空气里交织缠绕。




「所以——」




身体被温柔的力道所引导,转过身面向涨红了脸垂眸注视着她的粉发少女。




黄白相间的制服纽扣被缓缓解开,白皙颈项随之暴露在视野里。




呼吸仿佛一瞬间陷入停止。




「这一次,换我来拯救你。」














TBC













评论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