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亚戴亚戴

【延禧攻略】【令后】我们容音最小了

啵叽:

跟我念句话,我们容音最小了
重重重复这句话,容音容音最小了


不知道有没有ooc,令后发糖太难了
给我一点爱,崩了也别骂(づ ●─● )づ


————————


  《我们容音最小了》
  
  “璎珞,你听说没有?”
  “听说什么?”
  
  魏璎珞端着长春宫要送到绣坊修改的常服,珍珠附在她耳边小声说:“前几日,和亲王御前失仪。皇上龙颜大怒把他押入宗人府了。”
  
  “宗室犯错,本来就应该押去宗人府,这有什么稀奇。少议论这些。”
  珍珠住嘴,委屈道:“那我便不说了。”
  
  魏璎珞转过身,眼底划过一丝冷笑。看了看自己托盘上皇后的常服,表情才又重新温柔活泼起来。
  
  魏璎珞送常服去的时候,皇后又在寻她。
  尔晴领命出门,看见珍珠问道:
  “珍珠,你看见魏璎珞了吗?”
  “璎珞姐姐出去了,娘娘又找她吗?”
  
  “这几日啊,娘娘一刻不见她心里都不安稳。”明玉修剪花枝,满脸不开心,“也不知道魏璎珞到底给娘娘灌了什么迷魂汤。”
  
  “明玉。住口。”尔晴见她口出不逊,训斥道。
  “哼,你就装好人吧,我就不信你心里不嫉妒。”她弃了金剪,生气地转身离开。
  
  “璎珞还没回来吗?”容音靠在榻上,眼神不由得看向门口。
  带着点孩子一样的期待。
  “娘娘,问过了。璎珞姐姐去绣坊了,得等会儿再回来。”
  
  “这些事,以后不用她去做。”
  “璎珞姐姐是自己要去做的,她说以后不许旁的人再动了娘娘的衣服。”
  
  不知琥珀这话是哪里好笑了,惹得容音低声笑起来。
  她拿帕子的一角沾着自己的唇,眼中满是纵容和宠溺。
  
  “尔晴。”容音偏头看向正在熏香的尔晴。
  “娘娘……”
  
  “前几日纯妃跟我提了长春宫的宫女有年满未曾许婚之事,我便留意起来。你虽然年纪尚轻,但若有什么喜欢的人一定要与我说。”
  
  “娘娘莫开玩笑。尔晴深处后宫,哪儿会有喜欢的人啊。”
  她的眼神非常认真,皇后看不出一丝作伪。
  
  “那本宫替你留意,你喜欢什么样的男子。”
  “娘娘,这还早呢。”
  
  富察容音叹道:“不早了。”
  尔晴听到她的话,内心竟莫名有种沉重的悲哀在。
  
  魏璎珞回来之后,皇后才算提起了一点精神拿着书卷走动了几圈。
  手中佛珠晶莹剔透,在指尖滚动盘旋。
  她低头看着魏璎珞那手好字,不由伸手拿过她的毛笔。
  附身写了几个字,这才把笔还给她,捻着佛珠感叹道:“我竟都要不如你了。”
  
  那个天赋聪慧浑身长刺的女孩,已经变成如今打磨殆尽,散发着温润华彩的模样了。
  
  “璎珞,如今和亲王已入宗人府。你还待如何。”
  
  魏璎珞对皇后这么快知道此事毫不惊讶。
  
  “娘娘,我不会再连累你。”她认真练字,表情很是笃定。
  
  “你从未连累过本宫。”容音抚着她头上的绒花,护甲轻轻地碰了碰花瓣。
  “璎珞,我只是希望有的人你能放则放,不要再让自己受伤了。”
  
  她每次担惊受怕,都怕自己哪次不能拦着陛下,叫他一时怒火攻心直接杀了魏璎珞。
  
  “皇后娘娘,您根本不知道璎珞做了些什么。她在您去后用的法子,比您所见过的都要狠得多。”
  
  只是哪怕狠得多,她也没有去动过和亲王弘昼。
  因为有一个人跟她说,不准她这样做。
  
  “我的确没见到。但是现在的魏璎珞,她还是那个很听我话的璎珞。”
  “有本宫在,你永远都会是长春宫的宫女。”
  
  “所以,要听话。”
  
  魏璎珞微微点头,她伸手按着皇后放在她脸颊上的手。
  那认真蹭来蹭去的样子,像一只讨主人喜欢的奶狗:“是。”
  
  “本宫曾经最遗憾的是,未曾最后见你一眼,也未曾送你出嫁之礼。”
  
  “璎珞能不能问一句,您最近为何生他的气。”
  “我早就不为他生气了。”
  
  奢望两全其美,又为得不到而神伤折磨,本就是一件很傻的事儿。
  
  “那为何……”
  “不准再问为何。”容音的脸上染上红晕。
  
  不是因为生气,又为什么像之前一样不理他呢。
  
  “璎珞偏要问,娘娘如果不回璎珞,那肯定……”
  容音倾身伏在她身上。
  
  呼吸交缠,魏璎珞还能感受到她肢体的柔软之感,略微颤抖带着难言的羞赧。
  
  “皇后娘娘……”
  
  “傻丫头……偏偏就这么傻。”
  为了她什么都做了,却什么都不敢想。
  
  魏璎珞反咬回去,像只正在磨牙的小狼。
  容音轻轻呼痛,她又温柔至极地舔舐。
  
  “本宫教了你那么多,你还不明白吗?”
  “璎珞向来愚钝,如果不小心做错了什么,娘娘不要生气。”
  
  她此话卑微顺从,动作却全不如此。
  
  “放……放肆。”容音受不得,忍不住出声制止。
  
  “璎珞谨遵教导,何尝放肆。”
  
  “魏璎珞,书房门没关严……”
  “我们又不是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又何必关门心虚呢?”
  
  容音揪着她衣领,看向随时可能进人的门口,身体绷得紧紧的。
  “皇后娘娘……”
  
  “魏璎珞,你再这样放肆,下次本宫真的不允了。”
  
  “妾于娘子一肢一体,无不亲爱;爱之极,不觉媚之甚。”
  
  容音闻听此言,手中下意识地更加用力。
  这是她曾经用来斥过魏璎珞,聊斋志异之中嫦娥一篇,颠当所说对嫦娥的感觉。
  
  我对于你的一手一足,没有一样不觉得亲昵喜爱,正因为此爱之深,所以从不觉媚惑你就过分。
  
  她其实也不觉得过分,就是有些太羞了。
  容音终于忍不住,靠着她哭了几声,口中不断叫着:“璎珞,璎珞。”
  
  “好了,不哭了。”
  “你怎么还跟个小孩子似的。”
  
  “本宫去的时候才三十七,就是比你小。”
  去世时已经四十九的魏璎珞,竟一时无言以对。
  
  只能宠溺道:“好好好,我们容音最小了。”
  

评论

热度(4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