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亚戴亚戴

【延禧攻略】【令后】权势之下

啵叽:

皇后娘娘的便当已经热好,目测就快下线了
……
我永远爱富察容音


————————正文
  “璎珞,你仔细想想到底是你的一时义愤重要还是你姐姐的安宁和父女之情更加重要。”
  
  “若你仍旧执迷不悟,那爹就只有把你赶出祖坟,免得你给我惹出更大的祸来。”
  
  魏璎珞不知为何居然非常想笑。
  她很想朝着紫禁城的天空放肆大笑一场。
  
  她知道,爹爹其实是用威胁让她认清当前的现状。
  可是她不明白,阿娘早逝姐姐也走了,家里只有父女二人。
  
  为何爹爹一意孤行,他到底在保护什么。他以为他在保护自己的幼女吗?
  
  富察傅恒也说过,我不是保护那个人是在保护你。
  
  这些人,这些人凭什么如此的自以为是。凭什么以为,她就要感恩戴德……
  
  富察傅恒,她以为他是一个值得信任的朋友。
  但是他却带着那个玷污姐姐的人来到她面前。
  一声不吭,任由这个人放出无数条件,笃定了她会同意和解。
  
  一盘金灿灿的黄金,父亲的升迁之位。姐姐的声名也好像没有人再敢诋毁,她的牌位居然还入了和亲王的王府。
  
  她,魏璎珞。
  豁出性命来查姐姐的性命。
  得到了钱,权,势。
  
  但终于乾坤倒转。
  亲情与友情,彻底一无所有。
  
  若富察傅恒真的是这么看她的,那恐怕她一直以为他的眼明心亮不过是自己的错觉罢了。
  
  可是还有一个人,魏璎珞抬头看着那个一直注视自己温柔的剪影。
  问:
  “皇后娘娘,您一直教导魏璎珞要宽容行事。璎珞斗胆问一句。这一次,宽容,是否可行?”
  
  “璎珞,本宫不能替你决定,是否原谅。”
  
  魏璎珞其实很明白现在的局势。
  她很清楚,事已成定局。
  弘昼早有防备,就算是暗手也决计害不了她。


       “璎珞懂了。”只有您,一直都只有您。
  
  但所有人的立场相同仿佛让她变作了这里唯一一个无理取闹的人。
  只有容音。
  
  她的眼泪全都风干,听到皇后的话,那身本来被全世界逼到角落被迫穿起的尖刺都慢慢放下。
  她想起了,自己练过的一百个忍字。
  
  那一瞬间她的神情,让皇后觉得心疼又心悸。
  
  “本宫命你写一百个宽容,你怎么写的都是忍字。”
  “这不都是一个意思嘛。”
  
  “宽容是谅解,忍是蛰伏。”
  
  书房里的一幕幕闪过脑海。
  
  至少,还有皇后娘娘是真的懂她的。
  
  她深吸一口气:“既然如此,请和亲王一定要履行今日的承诺。”
  
  和亲王弘昼哈哈大笑:“这是自然,你看,我就说吧……”
  他大抵在随傅恒玩笑:“没有永远的仇人,只要肯下本……”
  
  魏璎珞觉得一阵无力,因为她知道哪怕是今日弘昼前来和解,那也是傅恒的功劳。
  如果没有他,弘昼只会随意跟皇上求情,让他杀了这个小宫女。
  
  她听闻那刺耳笑声渐渐远去。
  整个宫殿似乎都空了。
  
  一阵柔软拥抱了她,她扑在茉莉花香的怀抱里面放声大哭。
  那是魏璎珞人生唯一一次哭得像个失去了一切的孩子一样。
  
  “璎珞。”
  “璎珞。”
  
  那人的声音好温柔,像阿娘像阿姐。
  “璎珞不会哭,璎珞从今天开始不会再哭了。”
  “璎珞可以哭,璎珞想哭的时候都可以哭。”容音抱着她,那失礼的仪态不再像那个端方的皇后。
  
  “璎珞什么时候都可以哭吗?”她恍惚地问容音,就好像一个天真的小孩在问阿娘,我想吃糖果的时候阿娘真的给买吗?
  
  “嗯。”容音抚着她的头发和面容,神情认真又专注。
  
  那一天,大概是魏璎珞第一次感觉到掌控一件事情需要权势。
  这些人猖狂无非是因为他们执掌权势,所以他们的逻辑就是真理。
 
  “皇贵妃,您是不是梦魇着了。怎么一直说胡话啊。”
  “本宫说了什么胡话。”
  
  胡话这东西,其实听不真切。
  模模糊糊地。
  
  “好像是说,容音,璎珞想哭。”
  “皇贵妃,璎珞是您的闺名吧,您是不是受了什么委屈?”
  
  “本宫能受什么委屈,这六宫之中哪有一个人敢让本宫受委屈。”
  
  这也是,宫女深以为然。
  皇贵妃如此圣宠优渥,让她受委屈的人恐怕早就……
  
  “那容音又是谁……”
  “容音?”魏璎珞轻轻念到,“容音。”
  
  那语调轻柔至极,像一双细腻至极的手轻轻拂过昂贵丝绸。
  
  她看了看一脸好奇地刚刚入宫的小宫女脸色微沉:“问题那么多?”
  
  小宫女连忙告罪行礼退了出去。
  
  “现在这些人,居然连容音是谁都不记得了。”魏璎珞扯着帐幔优雅地站起来。
  
  “不过也好,只有我一个人记得才最好。”
  
  她是一盆冷水,能让魏璎珞疯到极致之前伸手扯住自己的缰绳。
  无论她在不在,都是如此。
  
  
 

评论

热度(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