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亚戴亚戴

蛇宴:

慈悲标记_MercyMarks:

【Claymore大剑】百合向同人合志《Memoirs》精装收藏本——预售进行中!

迟来的动画完结十周年纪念,百合向精装收藏本。

这本同人饱含了参本人员们十年份的热情和期许,终于在拖稿一年多后开始了预售再场贩的漫漫路。


试阅部分↓

 

文区:

 

米里雅坐在公墓的石凳上,眺望着北方白雪皑皑的山岭和高耸入云的峰峦。冬日的寒风夹着细雨拂过她跟前的一块墓石,在松柏树间唏嘘。墓碑上是铸铁的简笔图案,在一块星形装饰下方刻着亡者的名字。

“这是第几次来看她了?”一件外衣落在她的肩上,她应声回头。

嘉拉迪亚从她身边走过,把墓前那些给风吹乱了的花朵和小一些的花圈重新捡起来,放在了潮湿的土墩上。米里雅沉默地低下眼。嘉拉迪亚的上衣已经湿透了,衣领也垂了下来。在她弯腰的时候,风雨还在击打着她的后背。那双一向一尘不染的鞋子上全是黑泥,灰白色的裤管也被溅脏了。

“我不会忘记战友。”米里雅凝视着墓碑上的名字,在雾气渐起的空气里,塔巴莎这个名字却依然清晰。

——《Viva La Vida》鱼摆摆

 

「所以,迪特利希,妳自己想象过吗?嘉拉迪亚的极限?」

「妳偷看这一边,偷听另一边,可真有余裕。」

「是妳和拉芙缇拉自己要站在我头发边上讲话的啰。所以?」

「所以,我也不知道。嘉拉迪亚偏好让自己看起来游刃有余,我是这么想的。」

「我认同。妳有没有和拉芙缇拉商量过一旦有个万一,可以怎么帮忙?」

「拉芙缇拉说嘉拉迪亚若有需要,会提前告诉她的。」

「真不敢相信……」

「倒也还好——妳看,」迪特利希贴在墙凹上,指着米里雅。「她们要回来了。妳看。」

安娜塔西亚望着那三道联系在一起的身影,了然地点点头。尽管对安全性仍有微词,但她们都知道这些人——包括自身,难以不信任嘉拉迪亚。

 

——《Within Candlelight》Q

 

“迪妮莎!”

古妮雅抱着一袋子面包向她跑了过来,人类的食物引诱起了食欲,迪妮莎第一次体验到饥肠辘辘的感觉,便顺手接了过来,扯了一块塞入口中,让发酵过后的小麦香填满自己的口腔。

此刻她与古妮雅途径了一个城镇,比她更熟悉这一切的小姑娘硬是拉着她从人堆里挤了进去,周围的人们看到她们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还有小贩向她们兜售起了自己的货品。

银瞳的战士已经和以往不一样了。

迪妮莎深刻感受到了这一点。

因着战士容貌的恒定,她在复生之后并未感受到太大的改变,除了一夜长大的古妮雅,其他人看起来几乎没有变过。

而人类走在了战士之前,他们是顽强的,亦是健忘的。妖魔近乎绝迹后的短短几年间,人们的生活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转变,甚至牙牙学语的孩童们会好奇地望着身高出众的迪妮莎,而丝毫不因其标志性的发色和银瞳而感到恐惧。

“米里雅队长说,战士是注定被遗忘的英雄……我们要学着和人类一起生活下去。”

“也要将剑藏起来吗?”

迪妮莎指了指古妮雅背在身后的木箱,用指尖轻轻敲了敲。她能感受到刻着自己剑印的大剑在其中安静躺着,却又引诱着她更多的触碰。

这是连妖气都无法解释的战士本能。

“背着剑容易引起恐慌。”

声音从身后传来。

进城之后便不知所踪的伊妮莉此刻踱步过来,手里拎了一桶——

“羊奶。”

 

——《Converse》黄鹿



——————————————


枯れない花は美しくて、ゆるぎない思いを胸に咲き続けた。

ちぎれた云の断罪の空、止まらない哀しみを抱き缔めていた。

未来、求めて…

踊りつづけて…永远に…

 

这段旋律在脑海里扎了根,银眼魔女的故事陪伴我们走过了小半个青春,并将继续用她们各自的气息指引我们,走向更远的未来。

 

“十年纪念·精装收藏·同人合志”——《Memoirs》——预售开启!

 

来一起回忆,那段剑鸣交织的悸动吧!

 


评论

热度(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