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亚戴亚戴

【伯爵咕哒】沼

四点水战士:

#爱德蒙·唐泰斯X藤丸立香(♂)


#我流日系私设||限制级R18






<<< 


在侵蚀凹陷的海边岩石上有着一棵瘦弱的樱花树,据说整个日本都只有这样的一棵,春日从海里升起来的时候虹色的花会坠落到温暖的洋流里,而后白色的泡沿着粗粒的沙滩将坠落的碎花推向礁石,像是粉色的人鱼在人类的岸边扔下的奇异鳞片。


但这个故事不发生在海边上,也和海没有任何关系,海边的悬崖旅馆过夜太昂贵,沙滩和礁石边上也没有像样的酒馆,粗糙的海风吹不出美人老板娘和靠脸降价的便宜清酒,这个故事应该发生在火车站边上的酒馆里,四不透风的昏暗屋子里烧着酒铜色的煤油灯,和海唯一相关的是在每月开往海边的列车响起蒸汽和黑烟的日子,美人的老板娘会穿起一条海波纹的和服。


藤丸立香觉得很漂亮到了极点,在墙边上补漏的电影海报上用樱桃梗沾着坏钢笔里的墨水写了他唯一一首赚钱的诗。


只值一个女人的亲吻和今后打半折的酒钱。


再值得不过了,他敲了敲玻璃杯里切割成球形的冰块,在一片迷茫又散光的灯里唱了一支又让整个酒吧暗自低笑和轻嘲的歌。


“阿黛,你又喝错了酒把我的故事说出去了吗?”


“嗯?这原来是不可以说的事吗?”


今日穿着暗纹绣花的老板撤掉烟嘴发出了迷糊的问句,藤丸立香看着她鹿一样的眼睛和抹粉的脸皮试图寻找出一点泄密的羞耻出来,然而他今夜又醉的不行,灯光底下这半老的女人看上去有两个狡猾的头颅,分不清哪一颗才装着她的真心。


“算了……随你去吧,随你去。”


藤丸立香在搜寻了一刻后放弃了,他扶着高高的吧台重新回到他的座位上,放置在小藤团上的酒杯暖化了一半的冰,原本就够廉价的酒此刻几乎快连酒精的气味都要消失了,他低着脑袋把整个鼻子都塞进冰冷的杯子里,像是要抽干气味一般孤独又短促着呼吸着。


在蒸腾和猝吸造成的幻觉里,他看见深黄色的煤油灯里透过一点银白的灰色,接着是灼眼的金,最后是点燃的火焰从他的视线里震落下来,像是冬日故园里成熟的柿子,就那样扑朔又勇敢地从高高的树枝上跳下来,然后在雪地里摔得稀烂。


藤丸立香迷茫地伸出手去想要去接那耀眼的红色,然而塞满酒精的手掌在移出的瞬间就被捏住了。


“别动。”


他停住了,片刻后在那熄灭的红色烟灰里他想了起来,此刻他竟然驻在了一个男人的手掌里。


“……嗯……”


“如果你是狂热的烟卷爱好者,我不会阻止你,但显然你不是这个令我厌恶的职业。”


突然出现的男人翻出来的日语带着古怪却优雅的音调,每一个音都是拉长且弯曲向上的,他像是极其有耐性地把藤丸立香的手放回了他的酒杯边上,不过他也没有离开多远,袖长的手指贴着折叠的袖口就放在还不到一指远的旁边。


“我醉了……我把烟灰看成了别的东西。”


藤丸立香僵硬地回答,他有点想不通他在解释些什么,但是口腔还是替他开了口,他有一整段时间没有和陌生人靠的这么近了,然而他搁在小藤团边上的手还是没有移动分毫,仿佛是刚才它待在其他人手掌的时候,有人给它上了一手腕凝固的胶水。


“哦?那您把它看成了什么,我有幸知道一下吗。”


他感受着粗糙的声音在他的耳朵里摩擦着升起,带着异国和冰冷气味的古龙水像是一条无形的蛇沿着他敞开的领口滑进去,藤丸立香迟钝而灵敏地发出了带着咕噜声的笑,他瞥了一眼身边近乎苍白的身体和苍白的头发,觉得像是在他半边的身体里已经落入了一场雪。


“你有问过阿黛吗?要买我的诗歌很贵的。”


“……嗯,我问了她别的东西,但是她决定听不懂我的日语。”


藤丸立香立刻像是被挠了的猫咪一样发出了磨牙的笑声,他撑着下巴把他今夜最后的一点点没有气味的酒喝进了肚子里,他朝着老板娘的地方瞄了一眼,只看见她暗青色的和服后领,他低下头,像是偷偷告诉秘密的坏蛋流氓一样轻轻开口。


“那是因为她太爱我了,所以才不愿意告诉你。”


“我看出来了。”到来的男人发出了然的共鸣,他未经允许地突然便拥抱住了这因为酒精而柔软的身体,他压着藤丸立香腰侧的和服带子,像是触碰一支震落的樱花枝一样拢住了他的大腿。


“……这里所有的人都不愿意告诉我,所以我决定直接来问你。”


被压进雪地里的男人没有挣扎,他的额头能够碰到男人起伏的心脏和胸口,那样亲近而香甜的味道让他觉得自己此刻是一只藏在荒原里的雪女,生来的目的便是啃咬这突如其来的,白茫茫的樵夫的心脏。


“所有人都爱我,所以他们都不知道……但是你不一样……”


藤丸立香抬起头来,他头一次看见有人的眼睛是金色的,像是被阳光融化了的落叶和深山里的溪流,而那样的金色里正回荡着他自己的头颅。


“你不爱我。”


“你遇见过不爱你的男人吗?立香。”


他感觉到自己被拉了起来,提着腰一样被圈进无光的胸膛里带走,穿过酒馆地面的声音磕磕碰碰的,从来没有擦过的玻璃门推开的时候月光和路灯抽进了他的髓骨。


“偶尔会有……二三个吧。”


藤丸立香趴在雪地里,如同平日里一样撒了细碎的谎。


 



松针掉落时会发出衣服剥落的声音





【end




————————


一扯到日系就比较容易黄扑扑的,感觉开了非常多情情色色的描写句子,藤丸老师教我做黄色小作家了x


以及确实是太宰老师和郁达夫先生的日系力量注入,希望太宰老师的粉丝不要手撕我,我也很爱他的。


最后附上长期有效的提问告白箱—一筐草莓箱

评论

热度(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