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亚戴亚戴

【BanG Dream!】[冰川双子]need(短篇)

流连:

以上海高考作文题“被需要”为主题写的一篇冰川双子文。
刑警paro,文中登场角色警衔皆属私设。
封面图出自白梯太太,感谢授权www




冰川日菜是个天才,一个彻头彻尾的天才。




寻常人需要苦练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枪法,她仅仅只是看过一遍,就能够做到弹无虚发。




而素来在枪法上拥有着独特天赋的冰川副警部,此刻,却在开启保险后长达五分钟的对峙里纹丝不动。




究其原因,恐怕是因为对面那名被歹徒挟持、与她拥有相似容颜的蓝发少女——




她的双胞胎姐姐,冰川纱夜。














灼人的热席卷了周身每一缕空气,滚滚热浪浮动在半空,使人喘不过气来。在烈日无形的炙烤下,汗水沿着线条明细的下巴缓缓流淌,滑过修长白皙的颈项,最终隐没在了领口微敞的警服下。




黝黑枪口直指目标,莺眸一刻也不肯放松警惕。




有那么一瞬间,她曾设想过,如果姐姐没有出面要求交换人质,是不是一切都会轻松许多。




毕竟,在自己心里,任何人的性命都不及眼前的这个人重要。




可是,被对方三言两语就轻易说服,从而放弃由自己去代替姐姐这一危险想法的也是她。




一旁的白鹭警部补正努力安抚着歹徒的情绪,然而交涉结果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乐观。




眼看着情绪处于崩溃边缘的歹徒将抵在姐姐脖颈上的刀刃又贴近了一分,当她隐约窥见一丝血痕时,那双总是闪烁着清澈光芒的碧眸顷刻间变得如同幽暗深邃的湖底,叫人看不透当中所隐藏的情绪。




「放开她。」




干练简短的冰冷语句丝毫不见平日里调皮欢笑的模样。




「退后!再不退后我现在就杀了她!」




「日菜。」




正当那双幽邃碧眸即将被晦暗阴沉的负面情绪所淹覆时,一道清冽有如涓涓山泉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奇迹般地冲散了心中的躁意。




“开枪”




无需言语,仅仅是视线交接,便能轻易从那双坚毅果决的眸子中解读出借由微微阖动的唇瓣所编织出来的暗语。




——亦如同,对自己生命所下达的最后宣判。




紧握枪柄的指节因过分用力而隐隐泛白,迟迟未曾扣动的扳机随着食指下压而迸发出一声爽利的枪响——














冰川日菜是个高出寻常人十倍百倍的天才。




很不巧,身为她的双胞胎姐姐,自己恰恰就在“寻常人”的范围内。




不过是早出生几分钟,就要被在资质上划出一道巨大的分界线,宛若夜幕下那条永远无法跨越的银河,将姐妹两人远远地隔绝在了两地。




她与她如同镜子的两面,映照出来的却是完全相反的两个人。一个是受人艳羡的上帝宠儿,另一个却是需要付上十倍百倍的努力,才能够勉强追赶上对方脚步的“普通人”。从小到大,姐妹两人所受到的区别待遇可想而知。




如果说那扇“天赋”之门生来就被紧闭,那么在她长达二十几年的人生里,却仍有一道温暖袭人的光束,拨开笼罩在自身周围的黑色云雾,从头顶的天窗径直投射进来,用那份率真的温柔将她小心翼翼地保护起来,不让自己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就好比现在——












由前方发射过来的子弹经过精准的计算,准确无误地射中歹徒持刀的右手,




趁挟持者吃痛哀嚎的间隙,纱夜反身一脚踢在了犯人的侧腹处,并借机擒住两臂,反手将对方治服在地。




「姐……冰川警部!你没事吧?!」




亲眼目送关押着歹徒的警车驶出视野。尚未来得及收回视线的纱夜险些撞上突然跑至身边的莽撞下属。




胸口伴随着错乱喘息剧烈起伏,无暇顾及那么多的日菜早已先一步将担忧的目光迎了上去,仿佛下一秒就能潋滟出明媚水泽的碧眸蓄满了心疼,全然不见持枪时沉稳冷静的模样。




有那么一瞬间,纱夜仿佛隐约瞥见了儿时那个总是能够第一时间赶到情绪低落的自己身旁,将她护在怀里轻声安抚的小小身影。




无奈勾起一抹苦笑,却暗含了连自己都为曾察觉到的宠溺。




——就当时的情形来看,明显那个人要更像姐姐才对吧。




「我没事,这就回总部去录口——」




未说完的话语因贴上颈间的冰冷手指而消散在了嘴边。




被触碰过的部位传来轻微的刺痛感,瞬间勾起了不久前被那把匕首划破皮肤时的回忆。




「你流血了,必须要马上处理才行。」




「等、等等……只是小伤而已,日菜……?」




向来乖巧懂事的妹妹,此刻却像是换了个人似的,牵起她的手,不容分说地将其带离了案发现场。












「冰川警部受了伤,我先带她去处理伤口,晚些时候回去。」




回过神时,仅剩下这句话尚还回荡在耳边。




不知何时起,纱夜人已经坐上了为执行任务而配备的警车,甚至连安全带都已提前系好。




抬手按住那只试图发动车子的手。




「我说过了,这点小伤回到警视厅后简单处理下就好,根本不需要——」




「抱歉……姐姐……这一次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听你的。不管是什么样的伤,都必须马上去医院接受治疗。」




或许只是对周遭骤然凝聚下来的低气压无所适从,又或许是被那双极少在自己面前展现出来的,积沉着忧郁暗影的冷眸戳中了内心最敏感的部分。




纱夜下意识蹙起眉头,像是幼时拼命反抗大人们为了令她更接近妹妹而刻意施加的种种压力一般,清凛声音如寒潭般冰冷刺骨,被低沉嗓音挤压破碎的字节挣扎着从喉间溢出。




「冰川副警部,请你清楚自己的立场!是想连上司的命令也违抗吗?」




「对不起……」




望着那颗宛若遭到主人抛弃的无辜幼犬一般迅速失落低垂下去的蓝色脑袋,纱夜忍不住在心里自责起来。




然而,就在她以为对方已经放弃带自己去医院的想法时,来不及反应的时间内,身体被突然扑过来的下属抵上了车门。




熟悉的温热吐息散落在颈边,连同那人身上若有似无的清香,将被撞散的思绪引领回现实。




「你……想要做什么?」




「治疗。」




尚未来得及思考这句话的含义,湿热软烫的舌尖便像是要效仿兽类互相舔舐伤口疗伤的行为般,擅自沿着颈间那道浅浅的伤痕轻轻舔舐了起来。




轻微刺痛伴随着无法言明的酥麻感,如同电流般瞬间疾走于全身。




「……等……哼嗯……」




下意识从口中流淌而出的单字音节瞬间另纱夜羞红了脸,恨不得立刻捂紧双唇,不再让一丝一毫的声音从嘴边溢出。




——同时,却也让居于上方的少女舔弄得越发卖力起来。




低垂着一双碧眸的日菜小心翼翼地舔舐轻吻,极力克制着想将那道碍眼伤口呐入口中吮咬轻含的欲望,却又在伴随着温度的升高而沁出皮肤表层的血珠由伤口处滚落的那一刻,贪婪地用唇瓣尽数吻去。




待到被血渍所污染的白嫩颈项随着舌尖的反复舔舐重新变得白皙光滑起来,日菜这才如不知足的小兽般从颈间抬起脑袋。




湿润饱满的唇瓣因鲜血的滋润而变得越发妖冶。借由前方投射进来的耀眼光线,能够勉强看清那双嫩绿莺眸于昏暗车室内散发出来的,宛若能蛊惑人心一般的妖艳异色。




日菜舔了舔唇,再次附到对方耳边,略显喑哑的语调在狭窄空间内平添了几丝暧昧。




「下次不要再抢在我前面做傻事了。如果一定要有人牺牲,就由我——」




不可能做到吧……




纱夜缓缓阖上那双不知何时起竟已蓄满一层水汽的碧眸,任由最后一丝残存的清明在脑海中盘旋。




因为——




「而我,需要你。」














END







评论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