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亚戴亚戴

Rofix:

“什么?我听不清!”我向他喊道,“我现在听觉正在休眠。”他挥动着拳头,用左手指着自己的右手。很显然,这位患者在做饭的时候切到了自己的手指。从他淡定的表情中我可以读出,他的触觉系统也在休眠,真是个不幸的幸运儿。起码不用给他打麻醉了。好吧,急诊室在右边。我跟他说。这就是24小时不用睡觉的代价,阿若比人的器官在一天内轮流休息。这时声音逐渐传进我的耳朵里,它醒了。但同时我自己的眼皮也快合上了。

评论

热度(8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