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亚戴亚戴

【令后】玉漏三更

游繁斯:

令后。我他妈嗑爆!!!


小狼狗和她的白月光那些在(长)春宫没羞没臊的日子。


取自纳兰性德的《饮水词》“严城玉漏三更”


球球您们,快来看看这是什么神仙CP。


我杀他妈的平仄韵脚。


















玉漏三更




















念落花有意也,念流水无情也。


心之所向往,年岁幽莽。


盼鸳鸯衷肠,盼劳燕情锵;


说之所朗朗,秋声寻常。


















富察皇后有时候觉着高贵妃提点她提点得挺对,魏璎珞,魏璎珞,这孩子到底是小狗子还是小狼崽子?只是每当在不过三更时,她的璎珞便压住自己身子,捏住自己的脸就又亲又咬的,她只当是璎珞净没由头地往自己身上撒些孩子气,翻个身抵住这孩子,仔细一瞧,倒也怪可爱的。魏璎珞讪讪地停了嘴巴,意犹未尽地叼住被子一角。




奴才不知惊扰了您,娘娘是竟还没歇下吗?她明知故问道,却也知趣儿地把声音压低下来。若是大半夜被人逮住自己作为宫女就往皇后的床榻上钻,这大抵也算是攀龙附凤的罪行吧。




这天气才将将入冬,可皇帝将皇后看得紧实,早早就把品质最好的棉被往长春宫里送,谁成想这皇宫里最最上好的被子却被皇后和她最宠爱的宫女一起用着。心疼皇后的身体虚薄,也不再勉强她侍寝,皇帝仅仅是每日抽空来与她讲讲些闲话,两人夫妻多年自然聊得也投机,从张廷玉胆大妄为的各种罪行扯到和亲王的荒唐无为;到底是帝后,他们谈天说地,从南念到北。




可是富察皇后与皇帝说话时的向往模样是魏璎珞从未见过的——她的皇后曲起来两只手指,身子微微向皇帝面前倾,满目之间皆是明黄色的,英气的帝王面容。皇后偶尔端起茶壶添几杯茶,皇帝心暖,他听着皇后体贴人心的话语,攥住她冰凉的手,皇后说只要看见皇帝在自己面前露出来疲惫之外的笑容,便是她作为妻子的职责。




此刻面色潮红,妆发凌乱的富察皇后,魏璎珞想皇帝也肯定是见到过的。她自知自己年轻气盛,比不过富察皇后在大情大爱后的成熟风韵,她的富察皇后是个极美的女人,喜爱安静,更喜爱清香的茉莉花;往往几支茉莉花堆叠在一起,放在素净的瓷瓶中,皇后就可以面对着它们静静地坐上一整天。魏璎珞知道,这样安静而温和的一天,在属于皇后的紫禁城里,属于皇后的大清中,是经不起任何的消磨殆尽。




皇上凭什么喜欢你?魏璎珞无礼地缩在她旁边,想起来那个喜怒无常,脾气古怪的皇帝就直翻白眼儿。不,他不喜欢我。富察皇后伸手去搂住少女柔软的腰,而璎珞没有纯妃那样的娇羞青涩,而是明明白白地敢抬起眼睛去看自己的眼睛。璎珞说自己的这双眼睛很美,就像是最纯净的夜空,可夜空的颜色是漆黑的,只有漆黑,而自己眼睛的颜色是皇宫的黑;富察皇后只是笑,她的笑容可以轻而易举地抓获少女的心,就像是狩猎场上的幼鹿一样,不知所措,她伸出手指去轻点璎珞的嘴唇,而幼鹿受到了惊吓,飞快地逃向了林间。




璎珞说自己是个懂得大爱的人,而富察皇后也没有告诉她,其实她才是这世间最自私的人。为了霸占皇帝心中独一无二的地位,戴上最缥缈的假冠冕像戏台上的戏子一样扮演大清国的皇后;为了索取爱,去诱惑纯妃,让她因为自己而沉沦在像是酸橄榄一样的美好光景;现在,她又要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去争夺自己的希望。




她对自己道:魏璎珞,是富察·容音的希望。




皇宫里的夜是很冷的,但是她觉得很热,连丈夫都焐不热的手,仅仅是贴近璎珞那具柔软的躯体就开始热烈起来。璎珞,帮本宫解衣。




富察皇后牵住她的手,用那双她深爱的眼睛去盯她。魏璎珞贴近她最爱的皇后的耳边,她问皇后想让自己怎样侍奉她,手却已经探进衣服里,恶意地去触碰得皇后的更多肌肤,摁在腰上,向下伸进裘裤里。富察·容音不知道她应该干些什么,只是原本一句作为皇后口谕的解衣却演变成了这样,或许是两人都有心而为;但富察·容音知道,自己恶狠狠地去推开她,或者是蛮有气势地扇她一巴掌,她还可以去大声喊尔晴和明玉,甚至只要自己的一个眼神,魏璎珞就会落荒而逃。




她们向来都是聪明的女人。魏璎珞在赌,赌她的皇后会不会拒绝自己,她没有赌富察·容音的爱,因为作为魏璎珞,她从不具有赌局的理由和立场;而富察皇后在赌,璎珞会不会继续做下去,就这样一直继续,将富察·容音操得哭出来眼泪,眼泪连带她的人生都冲破枷锁,失散在香料的气息中,失散在神明护佑的大清国。




她们都是赢家。而不愧是魏璎珞,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是雷厉风行的,她用被寒冷的空气冻得僵硬的手指摁在富察皇后裸露的脊背上,引得皇后娇嫩的肌肤起了细小的疙瘩。富察皇后的脸色变得愈加潮红,而她自己就觉着像是身处旱岸的游鱼一样,呼吸不到一口新鲜的空气,她被璎珞的嘴唇亲得又湿又红。




魏璎珞恶趣味地咬在富察皇后的蓝宝石小耳钉上,她说,恕奴才得罪了,恐怕会弄痛皇后娘娘。富察皇后尚未回过神,眼前明黄色的世界却被翻了个身,她一瞬间扬起一个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张扬的笑脸,她还想对这个自己最宠爱的魏璎珞谈情说爱。




那张坏女人的脸就在自己的眼前,富察·容音伸出一只手指想去触碰那张漂亮的脸,却被不讲道理地咬住。这孩子怕就是狼狗之辈,动得不了一下便要动手动嘴的。富察皇后去冲她笑,去纵容她在自己的身体上为所欲为,狠狠地留下来又青又紫的淤痕印记,放任她毫不怜惜地侍奉自己,把自己操得疼到动情起来。




急促的潮水将她的身躯打翻,富察·容音喘息着,她的手与魏璎珞的一只手紧紧交握。那人与她肌肤相贴,张嘴就咬在她的脖颈上,留下一圈牙印。




过了不少会儿,她却止住了呼吸声,又慌乱得用手去覆住富察皇后的眼睛,魏璎珞害怕了,连在紫禁城都天不怕地不怕的魏璎珞,刚刚钻完这座城里最尊贵的女人的床后,她开始陷入像是野马暴躁嘶鸣的世界,就连声线颤抖惧怕,她抹了抹皇后身上的印记,又仓皇地,一颗一颗地为她系上绳扣,就连指尖都是抖的。她咬着牙,覆住富察皇后的那双动人的眼,说,别回头看。




富察·容音的眼泪从魏璎珞的指缝里流了出来,但是她却在笑。




璎珞、魏璎珞。




然后,富察·容音吻了魏璎珞,在瞿塘的风雨下。






















FIN.



评论

热度(194)

  1. 戴亚戴亚戴游繁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