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亚戴亚戴

[金枪] 不道德的故事

迷失域:

@天下皆白 的《迷情夜》后续,一个小段落

是一个非常不道德的NTR故事,请大噶一定要先看前文,能接受这个设定的话再往下滑_(:з)∠)_



Summary:有什么比撕破貌合神离的婚姻假象更有趣?

不道德的故事

“别在我的车里抽烟。”

吉尔伽美什不以为然,火星顺着烟草的灰烬一路烧上去,封闭狭小的空间里很快充满了尼古丁和焦油的刺鼻味道,呛得迪卢木多喉咙发疼。“别不知好歹,”他捏着香烟,嘲弄地挑起眉毛,“我在好心帮你掩饰。难道说你更喜欢车厢里残留的是精//液味?”

迪卢木多一言不发,他俯身摁开外循环,并打开了车载音响。见鬼的掩饰,他心想,吉尔伽美什的字典里有掩饰这个词?他只是懒得下车,不想离开暖气,更不想在冷风和雪粒子里抽事后烟。“我送你回去,”他侧头看了一眼积雪的窗沿,发现吉尔伽美什在玻璃上的倒影正盯着自己,于是垂下眼睛,刻意避开对方的目光,“雪越来越大了。”

“今天是你太太公演的最后一天,你不去接她回家?”

“她晚上还有其他事情,我们已经说好了。”

金发男人停下在手机屏幕上滑动的手指,若有所思地注视着迪卢木多的侧脸,那张竭力显得平静、像大理石雕像一样优美动人的面孔,他妖冶的红眸眯了起来:“那可真感人。”

好演员永远懂得呈现出旁观者理想中的状态。迪卢木多·奥迪那有一万种表现爱情的方式,每一种都足够完美妥帖,无论是温柔深情的眼眸,是缠绵悱恻的肢体动作,还是与妻子兼搭档甜蜜的相视一笑,所有人都会相信他与格兰妮深爱着对方:他们一起排练、演出、接受采访和欢呼,一起把生活暴露在镁光灯下,谁能说他们不爱着对方呢?所以刚才那些野蛮又柔韧的交缠,压抑在喉咙里的尖叫和呻吟都不存在,连同手腕上被领带勒出来的红痕,沙哑的嗓音,黑暗里咬破的嘴唇,被丢弃踩烂的橡胶安全套盒子一样,都是早晨的露水,太阳一晒就会消失。等到他们打开车门和对方道别,迪卢木多还是模范丈夫与舞团首席,吉尔伽美什也只是来和他友好交流“艺术上的小问题”的同行。

“我喜欢你的表演,迪卢木多,”吉尔伽美什嗤笑了一声,在“表演”这个词上加了重音,双关语在此刻显得格外恶毒,“你们不妨继续演下去。”

迪卢木多没有回答他,他的嘴角紧绷着,喉结僵硬地上下滚动了一下。“感谢喜欢,”他冷淡地回答道,随即猛打方向盘并踩下了刹车——吉尔伽美什发出一声响亮的咒骂——他没系安全带,“到了,请吧。”

吉尔伽美什意味深长地瞥了他一眼,拿上围巾拉开车门出去。冰冷的风一下子涌进来,扑在迪卢木多裸露的脖颈上。他这时候才想起来衬衫领子还没有扣到顶,或许纽扣已经被暴力扯得崩开,不知道滚落去了哪里。他盯着前方,眼睛放空,直到吉尔伽美什绕到驾驶座旁边一脸不耐烦地叩了他的车窗,他猜测对方可能把什么东西落在了车里。

迪卢木多降下车窗,吉尔伽美什一把扯过他的领子,他的嘴唇蹭过另一双艳丽却刻薄的嘴唇,他尝到烟草和金属的味道,一阵火焰灼烧的错觉从唇角一直烧到耳后——这让他感到战栗和颤抖,他的骨头很冷,可他的血却滚烫,像流动的、闪烁着火花的铁水,烫到自己想要无声尖叫。“忘了说,你的品位不错。”吉尔伽美什垂下眼眸,他的笑容里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悲悯和更多血淋淋的诱惑。

“晚安,迪卢木多。”

等迪卢木多回到家已经过了午夜,玄关并没有躺着格兰妮的细跟高跟鞋。人们爱她,明艳娇嫩的美人永远会是人们追逐的中心,她从不缺乏夸赞还有隐秘的温存,她并不缺更多的选择来陪伴自己度过漫漫良夜。于是他打开灯,坐在沙发上翻看社交媒体上的评论与赞美:格兰妮的公演很成功,她在主页上感谢所有人的付出与支持,并附上了两张配图,一张谢幕时的单人照,还有一张是一束花——粉蔷薇,冰岛罂粟,绣球花,波斯毛茛……梦幻轻盈的颜色里夹着一张手写卡片,他当然认得那张卡片,那是他的字迹,那是他送给格兰妮的庆祝花束。

他继续往下拉,在点击“喜欢”的账户名单里看到了吉尔伽美什的账号。原来他指的“品位”是这个,迪卢木多心想。他苦笑了一下,关闭界面,接着闭上了眼睛。今晚可真冷,他的胃几乎痉挛地缩在一起,手指的关节发着僵,他闻到衣服上残留的烟味,感觉自己被冻得几乎麻木,或许他需要一杯威士忌或者别的什么才能让自己暖和起来。

可是,迪卢木多摸着下唇,自嘲地想,这世界上难道还有比地狱的火焰更滚烫的事物吗?

评论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