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亚戴亚戴

【洋灵】深深(人鱼梗)。(1)

流火:

深深


 


#洋灵


#切勿上升帅哥本人


#人鱼X人类


 


 


01


 


灵超在售票处捏着一叠学生证等着排队,正午的阳光直射着他蓬松头发像是要烤出汗来,旁边架着他的深蓝色栏杆上有海龟和三角鱼的贴纸,他排在队末无聊地把所有海龟的尾巴都抠得翘起来之后,前排在他前面的人终于只剩下了两三个,他一脚踩进棚子里的阴影回头看过去的时候,树影底下那群吵吵闹闹的声音里有几个女孩子朝着他轻轻地挥了挥手。


他当做没有看见,一躬身把手上一叠学生证全部倒在了售票口里。


灵超本来不太想参加没用的课外活动,可他是高二重组班后一眼挑出来的班长,新来的班主任点着第一行第一列的李英超打了个勾,顺便也吞着音把他的新外号也定了,艺考班里的男孩女孩们舌尖上就像抹了蜂蜜一样甜,他不得以地就在左一句班长右一句灵超的舌头里拿出白纸,粗糙地抄下了不知道那一只手机上搜出来的,推荐约会场所第一名。


售票员叠了一堆花花绿绿的纸片给他,灵超站在对他来说有些矮的台子上把学生证和门票一张一张对应了夹好数好,然后敲了敲朝着远处的树荫扬了扬手,乌央央一大群的人立刻跳了起来,成群结队地朝他涌来,他望着那群今日他依旧分不太清的脸庞和各种logo的上衣下裙,压着栏杆的腰沉得更重了一些。


“班长,我们一起进去吧。”


“嗯……你先走吧,我等大家都进去了再进去。”


“……好,那我到里面再找你。”


甜滋滋的香水味从女孩扬起的头发里飘出来,灵超含混地看着她踩着圆头的高跟鞋啪嗒啪嗒地走远,脑海里只有她耳朵上那只摇摇晃晃的水泡耳环,两三秒后三五成群的男生拿走了他手上最后一叠学生证,繁杂和乱七八糟的声音随着他们的远去终于漏干净了,空旷的入口处只剩下电视机上的宣传片和头顶喷水风扇的声音。灵超靠着栅栏伸手摸了一把额头上的薄汗,在漏光的指缝边上他一不小心地忽然看见了宣传片里粉红色海星的雪糕广告片。


看上去就很甜很甜。


他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地从头到尾把那只廉价的广告片看了三遍,到最后举着雪糕棒大声叫嚷的小学生台词他都会背了,他第一遍的时候觉得味道可能是西瓜味的,第二遍便觉得可能是酸奶草莓味的,到了第三遍他只觉得自己有点错乱地可笑起来,可惜他还是一动不动地依旧站在原地,看着第四遍傻傻的小胖子举着雪糕棍飞一样地从广告里冲了出来。


他兜里的手机忽然震动着,将他的注意力从广告上吸走了。


从幽深的水族馆尽头里也似乎传来了叫他名字的声音,他的脑袋一听到这些便觉得不能说出口的沉重源源不断地从他的脑袋里翻了出来,广告里的小胖子并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可能唯一一个看了他四遍的男孩此刻的心情,他依旧像是从前三遍一样撕掉了包装袋,然后大声地舔了一口那或许是西瓜或许是草莓的雪糕。


“等一等,我马上就赶上来。”


灵超伸出手来慢慢地在班级群的对话框里按拼音,他码的缓慢又拒绝,然后在他转了一圈又一圈大拇指打算最后发送的瞬间,一个陌生的声音忽然从他的背后响起了。


“你想吃这个吗?”


“啊?”


灵超愣住了,手指的位置颤抖了一下从发送点到删除,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手机屏都黑了,突然从他背后窜出来的声音也像是在等他重启脑壳一样,过了一小会儿才举起有些大手来指了指屏幕上那只红色的海星雪糕棒。


“我问你,你看了快第五遍了,你想吃这个雪糕吗?”


灵超一瞬间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声音的主人正靠在他背面的那一面栏杆上,他似乎相当高,懒散的嗓子都是从他头顶上翻下来,在这种集体出游的时候落单又遇上陌生人似乎是个坏新闻的开头,然而灵超却觉得有一点莫名其妙地安心,他卷了卷有些干燥的舌头,鬼迷心窍地回答了一句。


“那当然……想啊。”


装模作样,虚壮声势。


他的回答立刻要回了一串懒散的笑声,这样的声音像是对着小孩一样很久没有在已经高二的灵超身上出现了,他立刻觉得脸上不安地漏出了滚烫的颜色,灵超压紧了拳想要下一秒就转身抬头看一看这个搭话的男人长什么样子,然而就在他回头的一瞬间,一阵冰冷的触感却先比他的视线更快地到达了他的大脑。


“那这是今天最后两根,你运气可真好。”


包装袋拍着他的脸发出了细碎的声响,灵超觉得一整个冰箱的寒气都顺着雪糕的拍打涌进了他的身体,顶着一头和雪糕差不多颜色头发的男人朝他做了一个丢掉的动作,而后他下意识地伸出双手来接住了掉落的海星雪糕棒。


广告片里的小胖子正舔着他的第六根雪糕,灵超面前的男人正撕着他自己手上的包装袋,咔嚓的声音响了一阵后灵超抬起头来看见他的雪糕棒是浅黄色的,淡淡的柠檬味从他的手指上一路远远地飘过来。


他撕掉了手上的红色包装袋。


是草莓味的,可是还是很甜很甜。


 


02


“你是这儿推销雪糕的工作人员吗?”


灵超咬着海星的脚嘟嘟囔囔地说,他一瞥眼看到了比他额头还高的工作牌写着木子洋三个大字。


“推销还能倒贴两根的算法吗?那早被开除了弟弟。”


木子洋笑着拍了拍他的脑袋,然后点了点他的工牌,没有带眼镜的高中生凑近了看了一会儿,才发现木子洋三个字后面跟了个馆长。


嗯,馆长请人吃雪糕的确不会被开除。


“木子洋……你真叫这个名字吗?”


灵超细细碎碎地读了一遍这三个字,觉得写在这蓝色底的工牌上就像奶茶店里的导购叫贝贝一样虚伪,他没有根据的艺考班里的每个人都有一本涂鸦的小本子,上面涂涂满满的全是文化课开小差是给自己取的艺名和英文名。


“他们都叫我这个名字,那我就叫这个,没区别的啦。”


木子洋挥了挥手不在意地回答,他嘴里的雪糕已经只剩下一根棒,在阳光底下灵超注意到他靠着栏杆往阴影里凑了几步,高大的身材像是蜷缩起来一样柔软地几乎要挂在栏杆上,灵超没见过不秃头的馆长,也没见过这么懒的馆长,他眨了眨眼极其好奇地也往阴影里凑了凑。


他这一次几乎要贴着木子洋了。


“那……那我想要知道你真叫什么呢?”


“可以啊,不过……”


木子洋对着那漂亮的学生眯着眼笑起来,他看着阳光底下发尾都反射着光线的男孩,忽然觉得他就像是一枚在沙滩上被打开的贝,湿润和耀眼的珍珠是他明亮又柔软的眼睛。


“你要跟我去看看我的鱼,等到出来的时候我就告诉你我真叫啥。”


“为什么啊!”


木子洋抽走了灵超手上的票,贴着检票机噗呲一声响,他从里面拽着男孩的领子就把他压着带进了只有暗光的世界,只不过他绕开了游客通道,从小门进去的时候直接到了嵌满所有玻璃的深蓝色的世界。


“我只和喜欢我的鱼的小朋友做朋友,不和只知道吃雪糕的小傻瓜做朋友。”


灵超感觉到头顶上沉甸甸的,他在泡沫和深邃的水底又一次被人按着脑袋摸了摸头发。


 


<<< 


木子洋的水族馆是个不算大但是很精致地方,灵超站在狭窄的水底隧道的时候才知道为什么叫“约会圣地”——这条隧道太窄太矮了,两人并排已经是通行的极限,不知道什么品种的鱼从他眼皮下的玻璃里溜出去,回头看的时候一整只海龟就像趴在木子洋头顶上一样从他脑袋上的玻璃里游过去。


灵超合理怀疑这条隧道的高度是按照馆长的身高设计的。


 


“太冷了。”


灵超抽了抽鼻子抱怨着说了一路,他有点高兴木子洋带着他走过的是和游客观光顺序的反向,他听不见自己同学的声音和步伐,身边只有木子洋的柠檬的味道。


“真的海底比你想的要冷得多,小同学。”


“说的好像你去过真的海底一样!”


“你怎么知道我没去过?”


木子洋每一句回他的话都带着浓浓的笑意,好像字里行间都擦着一句两句你可真没见识的暗语,灵超面子上挂不住又不好像对待熟悉的人那样跳脚,只好虚张声势地回过头去瞪他两眼——


“唉,别看我……你看你看大家伙来了。”


他压低了声音就像在哄人一样揪着灵超的后脑勺把他按到玻璃上去,男孩还没有为这忽然的贴近感到一阵炎热,便看到从深处游来的巨大阴影,那条鱼只是普通的灰色,然而他压过的时候却像是掉下了一整片深切的黑色,把一切的光都遮住了,这一刻在暗沉的海底的玻璃里,木子洋看着游过的鱼粗糙的腹部和白色的花纹,而在他知道或者不知道的地方,灵超在一片漆黑的光里正看着他。


他在看木子洋浅色的头发衬在黑色的海里被冷气的风吹得像是悬浮一样飘动,他在看木子洋挑起的眼梢里有着一层模糊的光,他在看玻璃里和玻璃外里这个男人的倒影。


直到那条巨大的鱼摇晃着而去,他才像是惊醒一样收回了自己短促跳动的目光,有点发烫的耳朵边上继续传来了木子洋浅浅的声音。


“怎么样,我的鱼是不是很好看。”


“嗯,很好看。”


“小朋友真有眼光。”


木子洋低下身来摸了摸他小小的鼻尖然后拉着他的手继续绕着走,灵超在他不知道的身后和他知道的角落里又小声又忍不住地偷偷说:


“其实是你很好看。”


 


隧道并没有很长,在灵超觉得脚酸之前便走到了尽头,出来的时候他的眼睛都是花的,全部都是各种各样的鱼和各种各样的颜色,魔幻又让他脚软。他靠着玻璃柱子休息了一会,木子洋又以公济私的递给了他一杯泡泡奶昔。


——当然他自己也要了一杯。


“海底比我想的……要热闹。”


“那你原本想的是怎么样的?”


“嗯,就是……”灵超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耳边的广播提醒着游客海豚表演还有五分钟,然而他一点兴趣也没有。


“我会觉得……会很单调吧,你看那些鱼游来游去的,但是他们长得都不一样大小也不一样,也不会有交流和接触,每一条鱼都像是……像是星星一样只知道游在自己的轨道上……”


灵超抱着一杯冰冷的奶昔缓缓说,他自己都有些惊讶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他有些心虚地看了一眼木子洋,发现他竟然只是安静又认真地看着他。


“……我没法形容得更好,但是你的水底隧道很热闹,嗯,也很好看。”


灵超补充了一句,顺便又夸了一下木子洋的审美,就在他打算再说上几句的时候,他忽然看见木子洋的眼光稍稍偏移了,不好的预感顿时从他的脚底升了上来。


“咦?灵超你怎么在这儿。表演就要开始了还没上去吗?”


他僵硬地回过头去,刚从厕所里出来的同学甩着手上的水抖抖嗖嗖地问,他知道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耗不过去了,只好硬着头皮站了起来。


“嗯……我耽搁了一下。”


“行,那你和我一起上去呗,班上的女孩子找了你一路了耶小班长。”


“好,好吧。”


他的内心和肠胃忽然卷起了一阵酸酸的气味,就像木子洋身上的柠檬在一瞬间钻进了他的胃里一样,新来的男生跑进了贴着他的手腕还嗦了一口木子洋给他的奶昔,灵超一下子就觉得无边的委屈忽然从他的脑海里涌了过来。


“那个木……”


“原来你是和同学一起来的吗?”


木子洋的声音还是像几分钟以前一样懒懒又散散,可是这一下灵超却觉得一点都不一样了,一丁点儿都不一样了,他抬起头来努力地看了一眼木子洋想要解释一下,可是粉色头发的馆长只是又一次摸了摸他的脑袋,然后敲了敲他的额头。


“那就要好好玩,别想那么多有的没得了,小同学。”


灵超沉默了,他拉着脸看着木子洋朝他背过头去摆了摆手远去了,海豚表演的哨声从他头顶上传来,男同学着急地拉着他走到了人群中去,在一片乌拉的欢呼里女同学们的叫声和海豚钻过的圈一起成功地响起来。


可是灵超只是呆呆地想起来。


——木子洋还没有告诉他,他真名叫什么。


他的脚在这一瞬间的想法下变得异常有力和武断了起来,他抬高了膝盖下意识地就像从这人群中跑走,他低着头几乎都要推开他身边的同学挤开一条道,而在此刻他躺在口袋里安静的手机却忽然震动地跳了一声响。


炎热无比地,他点开了新来的消息。


新申请加入的好友头像是粉色头发的剪影,侧脸凛冽得就像一口刻刀雕刻出来的侧脸的痕迹,他小心无比地点了同意,胆战心惊的几秒正在输入后他看到了木子洋断绝了几分钟又重新为他开放的隧道。


——别人给的东西都吃,别人加的好友都加,你的小脑瓜子可一点点都不安全啊小同学。


灵超一边冷静地喘气又一边赌气地飞快打字。


——那是因为我知道你是馆长,有问题我第一个找你的鱼麻烦!


——再补一条,别人说自己是馆长就信了,你说自己是不是小傻子?


灵超看着木子洋的每一个字都觉得能听见他懒散的声音,后面的同学按着他的肩膀把他按到了角落的座位里,他便蜷缩着继续发他草莓味的微信来。


——你不许叫我小傻子!


——那你叫你什么?灵超小朋友?


灵超的内心咯噔一声响,他码了一整行的李英超又删掉,手心里的汗湿湿地要攥不住手机了,直到最后他才使劲做坏地写了起来:


——我不叫灵超,你要是把你的真名告诉我,那我也考虑一下要不要告诉你我叫什么!


他紧紧地盯着这聊天的界面看了很久,然而空洞洞的木子洋没有给他进一步的回复,他翻来覆去地给这个新来的好友加上单独的标签写上新的备注,又找了一圈海底的照片贴成聊天界面,知道他开始怀疑木子洋是不是真生气的时候,滴嗒的聊天框里忽然传出了四秒的语音。


灵超嚯一下就从椅子上站起来了,看台上海狮正顶着一只红白相间的气球啪啪啪地拍着爪子,没有人在意到有个年轻的男孩从位子上翻了出去,一路走到了空空遥远的最后一排去。


他擦了擦手指,然后小心翼翼地点开了语音。




三分钟后木子洋倚着冰柜拆着棒冰点开了小孩给他发来的回复,空荡的看台对面他看着远方黑色的一小点,灵超在他看的见地方手圈着膝盖缩得小小的,像是一只圆滚滚的小海龟。


——“我知道了啊李振洋!下次见面你就叫我李英超,是李英超啊不是灵超!你懂了吧!”


他翘着手指嘎嘣咬掉一块冰,然后慢慢悠悠地在回复里敲了一下。


“懂啦。”


远方的小海龟摇头摆尾地,好像缩得更起劲了。


 


【TBC】




()你洋哥,真的是大鱼精。

评论

热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