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亚戴亚戴

【BanG Dream!】[冰川双子]约定(短篇)

流连:

官方迟迟不肯出幼年版冰川双子,迫不得已只好自给自足了(摊手
本来打算收录到某个长篇中的,结果还是忍不住单独拿出写了。
我对封面图是真爱了,连着用了那么多次,不过这张图某种意义上的确很适合这篇文(苦笑












冰冷雨水沿着尚且稚嫩的脸颊滑落,混合了泪水,泥土的味道。




小小身板在暴雨的冲刷下止不住地发出轻微颤抖,却依然坚持着不让自己倒下。




金绿眼瞳里倒映着水色流光,仿佛下一秒便会满溢而出。




年幼的碧发少女蹙着眉头,咬紧下唇,拼命抑制想要哭出来的冲动。




融入到空气里的,是从喉间断断续续挤出,沾染上哭腔的细碎呜咽。




「……」






.






「姐姐,姐姐!我们出去玩吧!」




清脆稚嫩的童音打破了空气里的寂静,肉嘟嘟小手揪紧手中的衣料不停地摇晃。




坐在一旁,被厚重书本掩去了大半张稚气面容的碧发少女,眼里闪过希冀的光芒,却又在下一秒沉寂了下去,轻轻地摇了摇头。




「老师交代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日菜先去玩吧。」




不想被妹妹看到自己幼稚的一面,大概是身为姐姐顽固而又莫名的执念。只好强忍着想要出去玩的念头,将注意力集中到手中的书本上。




「背诵什么的,不是只要看过一遍就能记住吗?」




面对歪头不解的妹妹所丢过来的疑问,拥有着相同面容的幼小少女伸出手揉了揉那头柔软的薄荷色短发,温柔地笑了笑。




「日菜好厉害,看来我也要更加努力才行。」




小小的手掌,令人眷恋的温度。




唤作日菜的女孩儿像只餍足的猫咪一样,眯起眼睛轻轻地蹭了蹭对方掌心,随后,抬起星空般的绿眸,将那道相似的身影融入其中。




「姐姐一定可以的!」






.






顺利完成手上的作业,大约是半个小时后的事情。




若按照以往的学习效率来看,相同的时间足够令她完成双倍的任务。但是,要想努力不去在意背后那道过于炽热的视线,一门心思沉浸在书本里,对于尚且年幼的少女来说多少有些困难。




得到父母许可后,姐妹两人率先奔向了最常去的那家冰淇淋店。




兴许是常年光顾的原因,当两颗一模一样的小脑袋从半人高的柜台前隐隐探出头时,还未待她们因忍受不住长时间踮着脚尖引起的酸痛而重新落回地面,柜台的另一侧就已经递过来两人最常点的相同口味的冰淇淋,以及店长和蔼可亲的微笑。






.






「之后要去哪里呢?」




舔着手上的冰淇淋,如觅食的猫儿般亮起眸子的日菜跃跃欲试地环顾四周。




星期天的商店街人流量是平日里的几倍,要想把玩耍的地点定在这里,怎么想都有些不切实际。




好不容易才从几个高大的路人间穿过,喘平稍许凌乱的呼吸的同时不忘思考对策的纱夜,最终把目的地定在了最常去那座公园。




「这里人太多了,我们去公园玩……吧……」




而回应她却只有不时从身旁挤过的人群,以及右手边空落落的位置。脱口而出的那声微弱的呼唤甚至还未来得及飘散到空气里,便被拥挤的人潮所淹没。




「日菜……?」






.






「啊啊……真倒霉……」




和姐姐走散后,凭着毫无依据的直觉,自顾自地跑到两人常去的这座公园或许是个错误的决定也说不定。




起初只打算在这里等到姐姐出现为止,然而,六月的天却比人心还要来得阴晴不定。




突如其来的暴雨,融合了遥不可及的天空的味道,笔直而下。




迫不得已,只好乖乖地躲到滑梯下面避雨。




幼小少女抱紧双膝蹲坐在地上,小小身体因抵不住冷风的侵袭而蜷缩成一团,如同被丢弃在路边纸箱里的小奶猫一样,在风雨中无助地颤抖。




一直躲在这里,就算姐姐来了也不一定会被发现。




像是终于说服了自己。就在日菜起身准备离开临时的避雨场所时,一道由远及近的呼唤冲破了雨水的阻碍,清晰地传入耳中。




「日——菜——!」




因尚且年幼而显得有些奶声奶气的呼唤如同点亮夜幕的第一颗星,顷刻间照亮了她的世界。




一声声呼唤串连成整片星空,将漫天繁星都倒映其中的绿眸明亮似盛满星光的湖水,泛起欣喜涟漪。




「姐姐!我在这里!」




姐妹重逢时的喜悦却在看清踉踉跄跄奔跑过来的幼小身影时,被冰冷雨水冲散了大半。




印象中的姐姐一直都是仪表端正、沉稳冷静的模样,遇上任何事情都不会轻易动摇。日菜从未见过对方像眼前这般狼狈的一面。




漂亮的连衣裙像是在哪里跌倒过一样,沾染上泥土,被雨水淋湿后变得脏兮兮的。裸露在外的手臂泛着不自然的红,面上也沾了些污渍,却始终不见停歇地直奔自己而来。




「姐——」




未说完的话语在跌进某个小小的却又能带给人无尽安心感的怀抱中时,尽数消散在了嘴边。




「日菜不怕……姐姐在这里……」




「姐姐……」




像是贪恋那个人身上的味道一般,闭上眼将头深深地埋入对方颈窝,环在背上的手不自觉收紧。




而对方也用了相同的力道作为回应。




冰冷雨水沿着尚且稚嫩的脸颊滑落,混合了泪水,泥土的味道。




小小身板在暴雨的冲刷下止不住地发出轻微颤抖,却依然坚持着不让自己倒下。




金绿眼瞳里倒映着水色流光,仿佛下一秒便会满溢而出。




年幼的碧发少女蹙着眉头,咬紧下唇,拼命抑制想要哭出来的冲动。




融入到空气里的,是从喉间断断续续挤出,沾染上哭腔的细碎呜咽。




「答应我,永远……永远都不要离开我的身边……」




明明不曾知晓悲伤的含义,但是,那一天,或许是受到姐姐哭声的感染,又或许是那句倾注了所有思念的话语轻易抚平了心中潜藏的不安。




冰川日菜第一次,像个孩子一样放声大哭。




——却也是她最后一次,能够毫无芥蒂地在对方面前哭泣。






.






十年后




独属于吉他的异色悲鸣在房间里回响。




留着薄荷色长发的吉他手皱起眉头看向门口的不速之客。




「日菜?我不说过了,练习的时候不要进来打扰。」




「抱歉抱歉,我只是想找姐姐借一下数学参考书。」




站在门口还保持着敲门动作的短发少女笑了笑,双掌合十渴望得到对方谅解。




「在书桌上,拿完就快点离开。」




「嗯!」




明明只隔了几步的距离,却如同跨越银河一般举步维艰。




自始至终都背对着日菜的纱夜自然没有注意到,对方在关门离去前黯然垂下的金绿色眸子,以及微微阖动的唇瓣。




那道轻飘飘有如梦呓一般的呢喃,还未来得及飘散到空气里,便被禁闭房门的声音所掩去。




「对不起,姐姐……」














END



























评论

热度(124)

  1. 嗷呜呜流连 转载了此文字
  2. 剋久流连 转载了此文字